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一个云南-民警:收养孩子要合法 买孩子将追责

寄生虫竞争奥斯卡

偏僻山村收購孩子 專賣外省賺差價

記者注意到,在這起案件中,有個別買孩子的家庭確實有收養需求。民警提醒,收養孩子需要到在民政部門和公安機關備案,買賣則是嚴格禁止的。

民警於是將三人帶到了民警值班室,經過對三人分開詢問,三個人販子立即露出了馬腳。

民警:收養孩子要合法 買孩子將追責

2018年10月8日下午四點左右,雲南河口火車站派出所民警在候車室開展查緝工作時,發現三名中年人攜帶一個不足一個月的嬰兒進入火車站,這引起了民警的注意。

開遠鐵路公安處刑警支隊二大隊大隊長 牛偉強:重點還是介紹人這塊,(正常送養)不可能有五六層介紹人,這些介紹人都是為了獲利,他們不管這些小孩最後會怎麼樣了。

開遠鐵路公安處隨即組成專案組對這一案件進行偵查,經過民警調查發現,這個花5萬塊錢買來的孩子被拐時出生才20天,這麼小的孩子人販子是怎麼把她拐來的?

犯罪嫌疑人 聶某成:要了。記者:給了多少錢?犯罪嫌疑人 聶某成:我大舅哥他們說了是四萬,給了四萬。

我國刑法規定,收買被拐賣的婦女、兒童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對於生了孩子出賣牟利的行為,是典型的違法犯罪行為,一樣要受到刑法的處罰。

記者在開遠鐵路公安處的看守所見到了拐賣孩子的人販子聶某成,他告訴記者,這次的孩子是他通過他的上線馬某輝從文山州某偏僻山村花了4萬塊錢買來的。

開遠鐵路公安處河口站派出所 民警張雁東:這三個人年齡都比較大,不像是嬰兒的親生父母或者親戚之類的。我們就過去向他們進行正常的盤問檢查工作,通過他們出示的車票和身份證看是正常的信息。但是我發現在我盤問他們的時候,其中有兩個人的神色不正常。他們眼睛總往左右兩邊瞟,不正面回答我的提問。

記者了解到,聶某成自己的孩子就是買來的,從那時起,他做起了買賣孩子的中介。每次介紹孩子,他都從中賺取一點好處費。經過九個月的調查,最終查明這個團伙是以馬某輝、楊某瑩為首,通過上線供貨人以1至4萬元不等的價格在雲南少數民族貧困地區收購嬰兒,經聶某成等中介人聯繫下線收買人,以每名嬰幼兒5至8萬元價格,拐賣到山東、廣東、廣西等省區的跨區域犯罪團伙。截至案發,這一團伙共拐賣兒童八名,目前已經全部被公安機關解救。

開遠鐵路公安處刑偵支隊民警牛偉強告訴記者,我國有《收養法》,符合收養條件的可以到有關機構辦理合法收養手續。對於民間送養,我國法律也是允許的,但對於買賣兒童,是法律所明文禁止的。

經過進一步詢問和調查,警方認定這三個人絕非普通旅客,於是將這一線索上報給開遠鐵路公安處刑偵支隊。經審訊,三人最終交代,這名嬰兒是他們花了5萬塊錢買來的。

日前,在公安部鐵路公安局的統一指揮協調下,昆明鐵路公安局開遠公安處歷時9個月的縝密偵查,成功摧毀了一個以滇、魯、粵、桂四省區人員相勾結,長期從雲南文山州、紅河州拐賣嬰幼兒到內地的跨區域犯罪團伙,共計抓獲犯罪嫌疑人30名,解救被拐賣嬰幼兒8名。

民警告訴記者,案件中一些打算收養孩子的父母與親生父母自始至終都沒有見過面,而是通過幾層中間人轉手而買來的,這樣的行為是典型的違法行為。

記者:那他們不是給你五萬嗎?你自己拿一萬?

記者:對方跟你要錢了嗎?就是孩子親生父母那邊?

開遠鐵路公安處河口站派出所 民警張雁東:經過我們盤問,三個人的供述都不一樣,尤其是對嬰兒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有三個不同答案。一種是他們在山東生的,一種是在雲南生的,一個說是山東親戚帶來這邊玩的。

開遠鐵路公安處刑警支隊二大隊大隊長 牛偉強:送養,你首先得知道對方是一個什麼樣的家庭,小孩要送養的家裡,養父養母是什麼情況,有沒有經濟能力,家住何處,或者你們有一個簡單的協議,這個是一對一的關係,

犯罪嫌疑人 聂某成:嗯。

今日关键词:女排无缘亚锦赛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