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11选5手机版-一岁半宝宝食谱-广灵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政治反对派-有人发现香港有补习机构在自编通识教材中加入反修例运动内容

玉兔二号画月饼

由於通識科教學彈性較大,教師可憑「專業」選擇或編寫教材,不少材料以及考題便成為洗腦學生的「政治彈藥」。比如,試卷中屢屢鼓勵學生論證「政府公信力」不足,課堂上總是討論「在參与社會政治事務時,愈激進的方式成效愈大」。更有部分「黃師」視此為可乘之機,還以「課外實踐」的名義帶學生到反對派煽動的遊行集會現場。

看到這裏,也許很多人都會追問:為何這些涉嫌「播毒」的教材可以堂而皇之地走進校園?原因或許複雜多樣,首要一點便是在港英政府「光榮撤退」戰略影響之下,香港基礎教育的主導權並未被特區政府完全掌握,一些中學校園已然成為「新世代反叛者」的培訓基地。再加之,作為政府主導教育事業的專門機構,教育局的相關權力被其下屬的考試及評核局、教育統籌委員會等機構層層分化瓦解,辦學自主權在某種程度上掌握在各所中小學手裡,基本不受教育局規制。寬鬆到毫無原則底線的辦學環境,讓各路有毒思想趁虛而入信馬由韁。

的確,有怎樣的教材,就有怎樣的教化;有什麼樣的教育,就會塑造什麼樣的青年。在這場暴亂中,一些香港年輕人充當了「反中禍港」的急先鋒。他們極端偏激將「民主」等同於暴力,思維混亂認為「搞垮香港」才有未來,數典忘祖乞求英國人美國人「解放香港」,種種醜態令人啼笑皆非,也讓越來越多人意識到暴亂只是表象,病灶則在思想教育,甚至有學者一針見血指出:反對派綁架「通識教育」是製造「廢青」的罪魁禍首!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撥亂反正,也難一蹴而就。9月12日,多名愛國愛港人士在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發起合唱國歌和「歌唱祖國」等愛國歌曲的快閃活動,以此抗議激進示威者此前發起的所謂「大合唱」活動。鮮艷的五星紅旗橫掛中央,「我愛中國」的呼聲響徹廣場,這一刻所有人熱血沸騰。我們樂見這樣的愛國活動越來越多,但愛國教育僅有幾場快閃還遠遠不夠,根本之計是通過對基礎教育和大眾傳媒系統性的正本清源,引導學生建立正確的國家觀念、國民身份認同,徹底斬斷「港獨」向青少年群體蔓延的黑手。這,是香港必須完成的社會基礎設施建設,也是教育和輿論領域去殖民化的一場硬仗。(作者:范榮)

飽受詬病的一點便是教材不送審。市面上所謂的「教科書」不但未經任何保證,更是被多次揭發存在偏頗或錯誤內容。污名化「一國兩制」、美化反對特區政府行動、煽動抗爭及「激進違法」等荒誕謬誤充斥課本。

從2009年列入必修課,香港通識教育開展已10年。可誰能想到,「播撒的是龍種,收穫的卻是跳蚤」。這門本意是要讓學生「加深對社會、國家、世界和環境的觸覺,培養正麵價值觀」,培養「聯繫不同學科的知識和批判性思考的能力」的課程,卻因為在落實中存在諸多漏洞,而被別有用心之人用於傳播滲透錯誤混亂的政治信息,異化為新的政治角斗場。

不難想象,當年幼的學生天天接觸這種教材,心裏會對「一國兩制」、特區政府產生怎樣的負面偏見,這樣培養出來的學生又能對祖國有多深的了解、產生多深的感情;不難理解,當通識教育中的身份認同始終沒有觸及到國家層面,一些香港年輕人由此更易受「違法達義」「香港人優先」等思潮裹挾,乃至加入「港獨」陣營,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當然,部分香港青年價值觀被荼毒,除了通識教育這個罪魁,有毒媒體的煽風點火同樣脫不了干係。長期以來,一些港媒毫無民族自尊自愛,唯西方那套馬首是瞻,不遺餘力地向市民灌輸西方意識形態。特別是修例風波以來,以《蘋果日報》為代表的毒媒屢屢以「新聞自由」之名,行「反中亂港」之實,成為外國勢力的馬前卒,不遺餘力充當吹鼓手。港警被毆鳴槍示警遭他們圍罵,發佈會現場挑釁逼問行政長官「何時去死」,甚至捐錢鼓勵廢青上街尋釁滋事……種種顛倒黑白之行令人震驚,難怪有立法會議員痛心疾首:「香港90%的傳媒,都持錯誤的立場」。對涉世未深的青年人而言,從小在這樣的輿論氛圍浸染下成長,在觀念深處當然會種下有毒的種子。

點擊進入專題:聚焦香港局勢

修例風波3個月來,不斷升級的暴力行徑將昔日的「東方明珠」摧殘得千瘡百孔。更令人震驚的是,心懷叵測的反對派又將黑手伸向了教材。

常言道,國民教育是基礎教育的核心。可弔詭的是,香港回歸20多年了,在幕後黑手的干預下,國民教育依然沒有走入通識課程。相反,只要課本中出現中國正面形像,他們就高呼「洗腦」,只要有愛國主義字眼,他們就群起而攻之。

近日,有人發現香港有補習機構在自編通識教材中加入反修例運動內容,直接醜化警察執法,甚至假借市民之口誣稱「警察試圖謀殺抗議者」。上述內容曝光后,各界正義人士痛心詰問:這哪是成風化人的教材?這是煽動仇恨的傳單。

今日关键词:fiba承认误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