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的韩国热播电影《我是杀人犯》-明镜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韩国杀人-2012年的韩国热播电影《我是杀人犯》

IU为雪莉写的歌

就在這兩天,很多媒體報道,「兇手」找到了。

「華城連環殺人案」的案發地點是華城郡(現為華城市)周邊的村莊。連續5年之內,有10名女子受害,其中僅1人倖存。這10起案件中,兇手的手法近乎一致,先行綁架,之後強姦,最後勒斃受害者。受害者中,既有71歲的老人亦有年僅14歲的少女。

他成功地找到了這個合適的切口。對「華城殺人案」的偵破,頗具代表性地暴露了那個年代的迷茫與無力感。據稱,當時兇手抽過的煙頭和掉落的頭髮,都曾散落在案發現場,但是由於當時沒有進行樣本分析的人員與設備,讓很多機會都白白地流失了。

而在《殺人回憶》中的那個年代,無論技術抑或體制,都殘缺不全。

奉俊昊說:「80年代的無能,是整個社會的缺陷,這是我這部電影要極力說明的。」

而《殺人回憶》是根據真實案情改編的,原型就是這起連環殺人案。

《殺人回憶》中為何抓不到兇手

據韓國媒體報道,「華城殺人案」中的兇手,其實早在1994年便已因強姦殺害妻子的妹妹而被警方抓獲,被判無期。只是這25年來,一直都沒有將其確認為是「華城殺人案」的真兇。這次的「抓獲」,某種程度上是技術與體制的勝利。

「惡魔」縱在人間,也不該是逍遙地在人間。有些代價,仍需其領受。

眼下,期待韓國司法部門能通過進一步的詳查,徹底查清嫌犯的犯罪事實,回應公眾的迫切期待,解開韓國公眾的「國民心結」。

雖然韓國在2015年通過了一項刑事訴訟法修正案,根據修正案,過去「25年」殺人犯罪公訴時效將被廢除。但這僅限於2000年後的案件。

奉俊昊之所以選擇這個題材,來講述一個永遠無法找到罪犯的探案故事,實際上暗藏了其宏大敘事的野心。

「華城連環殺人案」從未被遺忘,真兇到底是誰?經年日久,找到「華城連環殺人案」里的真兇,儼然已成為韓國公眾的「國民心結」。它在韓國被屢次作為影視素材搬上熒屏。改編自本案件的不唯《殺人回憶》,還有《隧道》、《信號》和《岬童夷》等。其中《信號》一劇,不僅火爆韓國,在國內也受到了熱捧。

▲ 图片来自电影《杀人回忆》

這起連環殺人案件,當時震動韓國,官方出動了大量警力,甚至動用了軍隊,搜查了約21,000個嫌犯,鑒定了570組的DNA、180根毛髮、40116枚指紋,但最終一無所獲。

▲ 图片来自微博

該案於2006年4月因超過15年法律追訴期(2007年前韓國法律公訴時效為15年),而停止了偵查。

在金黃的稻田上,宋康昊直直地望着鏡頭,眼神里充滿震驚、憤怒又帶着些微的迷茫與無助。

在奉俊昊眼中,《殺人回憶》中抓不到兇手,是因為整個社會的「無能」。而某種程度上,也是對這種「無能」群像的精準塑造,讓這部電影達到了前所未有的藝術高度。

在此意義上,可以說,正是因為那個未被抓到的兇手,成就了這部電影。

如在韓劇《信號》中,便將公訴時效的修改作為劇情推進的轉折點。而2012年的韓國熱播電影《我是殺人犯》,也是圍繞着公訴時效這一核心議題展開。

公眾的持久關注與熱議,最終推動了韓國司法體系中「公訴時效」制度的變革。而在這背後,公眾與警方對「華城殺人案」真兇的追查,便是最原始的動力之一。

影片中有個細節頗能透露這一點。當兇手殺人前常點的音樂在廣播中播放時,天也下起了雨,警官們知道兇手又要殺人了。但他們卻沒有足夠的人手去阻止,因為警力大都上街去維護治安了。

導演奉俊昊說:「我想,如果兇手在世,他一定會看這部電影,所以我安排了宋康昊直視鏡頭這一幕,其實就是在看着兇手。」

▲“凶手”照片公布。   图片来自微博

韓國警方18日表示,京畿南部地方警察廳最近在重新調查「華城連環殺人案」時,通過比對DNA,發現當年的真兇就是目前正在服刑的罪犯。

最新消息是,該嫌犯對犯罪事實矢口否認,但警方調查證實,嫌犯的DNA與過去10起案件中的3起所留DNA相一致;韓國警方還表示,會進一步詳查。

「華城殺人案」中的兇手一直未能被「抓住」,跟當時韓國的刑偵體系、人員的素質以及刑偵技術裝備有着很大的關係。

相信很多人記得《殺人回憶》最後一幕。

因此,發生在此前的「華城連環殺人案」成了徹底的舊案,對於最新找到的兇手,韓國司法體系也將不會再追究其責任。

《殺人回憶》所處的年代,是韓國由軍政府向民主政府過渡的20世紀80年代。那個時候,正是技術薄弱、體制混亂、人心迷茫、社會失序的年代。

他想要通過展現一群無力且無奈的警員、恐懼而迷茫的公眾,以此作為切口來映射出整個韓國20世紀80年代的社會風貌。

更深遠的影響是,關於這一案件的公訴時效,也引發了公眾對於韓國司法界關於「公訴時效」問題的長期逼問。而對於公訴時效的問題,更是在影視作品中被不斷提及。

□遙羽(媒體人)點擊進入專題:電影《殺人回憶》兇手原型被確認

如今,宋康昊當年面對鏡頭直視的兇手,可能真的被找到了,至少離找到真兇更近了。雖然他依然否認過往的惡行,但在DNA比對等實錘證據下,有些東西並不難水落石出。公眾依然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真兇到底是《殺人回憶》中的哪個人物,又或者他是否壓根就不在電影涉及的人物之中。

經年日久,找到「華城連環殺人案」里的真兇,儼然已成為韓國公眾的「國民心結」。

該案對韓國社會產生了深遠影響。因為舉國關注,官方不僅動用了有史以來最多的警力,還在案件偵破過程中,首次使用了DNA鑒定技術。只是當時,韓國還未掌握此項技術,專門將樣本發往日本進行了鑒定。而在影片《殺人回憶》中,嫌犯的樣本則是被送到了美國。

震動韓國的「華城連環殺人案」

今日关键词:特朗普会见刘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