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体彩代理跑路-最近娱乐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企业发展-社会改良主义和商业伦理的发展也起到了积极作用

抚顺石油二厂起火

作者:本力 (經濟金融網主編)、何俊妮(界面商學院副院長)

一直以來,「5+2」「白加黑」(按照劉強東的說法,996還是小意思)的創業奮鬥本身就是互聯網傳奇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帶有一種「贏者通吃」的自信,乃至「打了雞血」的成功美學,也復活了「人定勝天」的「大躍進」傳統。特別是最近幾年,隨着自媒體泛濫的碎片信息傳播,充斥着各種「自律的人有多可怕」、「越努力越幸運」等滿滿雞血味道的毒雞湯,更是洗腦般的將焦慮和亢奮注入了網民的大腦。正如維克多·雨果所言,「人能夠抵禦軍隊的入侵,但不能抵禦觀念的入侵」。

事實上,「八小時工作制」本身只是勞動權益保障和法律救濟的一般性原則,如果勞資雙方同意,在具體執行中已經留有巨大的操作空間。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中國人的健康狀況處於世界前列,所以,中國商業領袖公開主張在工作時長上的健康保護要比世界標準大幅度降低的996言論,已然令人不寒而慄。而今次的網易裁員事件中所暴露出的企業在員工因996而身患重病之後的種種功利行為更讓人深感無助與悲憤。

然而,可悲的是,一旦被996透支的身體出現了重大問題,先不說「過勞猝死」這類最為悲劇的情形,只要是影響到正常工作生活狀態,特別是像網易裁員事件中的當事人那樣,員工們等來的非但沒有公司的關懷和補償,反而是冷血無情的用壞了就丟棄一樣的結局。同樣,隨着中國經濟持續下行,企業自身發展也愈發不易的環境下,很多企業為了自身利益想盡一切辦法和手段縮減人力資源成本,這也使得越來越多的企業員工都遭遇過或者正在遭遇着各種殘酷而不公正的裁員經歷。

最後,回到我們每個普通的勞動者個體,成人的世界沒有童話,沒有一家企業是慈善機構,在期待企業用人方能夠更加自律的同時,最重要和急迫的是,在日常職場中提高自我保護意識,提高法律維權意識,做好預案和心理準備,最好認識幾個懂法律做律師的朋友。

在網易裁員事件中,當事人表述自己「因長期熬夜加班,在今年1月底被確診患有擴張型心肌病」(據文獻統計,「擴張型心肌病」1年病死率25%~58%,10年病死率高達70%~92%)。文中還列出了很多績效數據,表明自己從上海交大畢業為網易竭盡心力服務5年,因為長期工作過勞身患重病,然而結局確實被公司掃地出門,甚至為了能少付補償金而不惜違反勞動法,並且採取了暴力驅趕的惡劣手段。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

如此讓人心生寒意甚至恐懼的冷血行徑發生在網易這樣一家在中國有着相當資深的江湖地位的互聯網大廠,不由讓人想起了就在今年上半年,同樣是出自互聯網教父級人物—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所引發的「996福報說」的全民大討論,準確的說是大批判。其背後所折射的深層企業商業倫理問題如出一轍。

商業追求效率和利益最大化,倫理彰顯平等、公正、自由等普世價值。兩者之間的內在衝突在人類文明演進的漫長過程中不斷失衡和平衡,最終能夠在現代文明中能夠相得益彰。對此,德國偉大的哲學家康德有過經典論斷:「不能把人僅僅當做手段,而是永遠當做目的」——任何一家企業都應該對此深思與警醒。

從美國等發達國家的經驗看,面對資本和效率推崇的社會達爾文主義,社會改良主義和商業倫理的發展也起到了積極作用。20世紀60年代,面對各種頻發的勞工權益保護、公司治理、商業賄賂、環境污染、安全事故、商業欺詐、虛假廣告等問題,歐美髮達國家關於企業經營活動中的倫理問題的公開討論以及用戶利益至上的消費者運動不斷高漲,商業倫理得到顯著發展,這種積極的互動到了70年代成為一種良性的社會運動,最終推動了經濟效率和社會公正的共同進步。

這種現象的背後,究其根本,和國內企業長期缺乏商業倫理教育和價值觀層面的管理密不可分。相當多的企業將商業決策和倫理決策分開,或者可以說忽略了倫理決策,僅僅將企業利潤、股東價值與員工個人收入(或職業發展)作為共同的利益目標,並沒有考慮到價值和倫理都是企業決策的核心,也忽視了在職業發展和收入增長之外,健康安全、生活幸福也都是每個人最基本的訴求。顯而易見,這是一種功利的企業價值觀。無數曾經和正在發生的事件表明,忽略對利益相關者之間的總體考慮、保障,而只單方面追求公司利潤最大化或者員工「福報」的利益訴求,必然會為企業長期持續性發展埋下了嚴重的隱患,甚至帶來災難性後果。無論是網易、馬雲,還是華為、富士康,一旦發生了惡行員工健康事件或者勞資糾紛,企業知名度越大,其負面輿論危機就會越重,引發的社會關切和爭議越大。除了眼前發生的網易裁員風波、馬雲996福報言論,還有由於勞動強度過大等,富士康一年發生十余起跳樓事件也是殷鑒不遠,同樣還有年僅25歲的大疆DJI 員工在過勞狀態下猝死的噩耗也令人震驚。

這兩天,隨着新聞報道「網易和被裁員工達成和解」,一度沸沸揚揚備受關注和批評的網易暴力裁員事件似乎也要逐漸平息。不過,在經濟寒潮持續的當下,網易的這次暴力裁員風波絕不會是一個偶然的事件,可以預見未來還會出現類似的勞資風波。

就倫理而言,與企業不同,員工的利益訴求多元化,收入並不是全部,員工的個人自由、選擇和尊重都需要兼顧。而且,按照商業倫理中主流的利益相關者理論,員工是企業首要的利益相關者,是企業首先需要承擔的社會責任。企業對人的責任包括職業健康、生產安全、反對歧視、就業機會均等多方面的勞動者權益等諸多底限,而不是簡單粗暴且未必能夠得到保障的「福報」。如果企業以及整個社會對社會達爾文主義和反智主義沒有清醒認識,毫無原則的忽略這些企業需要承擔的社會責任,這會嚴重影響四十年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向一個更公正的社會的努力和進步。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瑪蒂亞•森指出,真正的「發展」應該是以人為中心,其目的是拓展人們的基本自由;否則,發展作為最有價值的人類過程所蘊含的道德價值便不復存在 。如果丁磊、馬雲及眾多互聯網公司高管能夠對當下發生在各自身邊和企業的各類勞資爭議的批評意見有所反思,更多的互聯網公司從業者有所覺醒,對員工健康和勞動保護等人的全面發展和新經濟企業的可持續發展也將是一次難得的「啟蒙」機會。

根據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教授的研究,制度彈性在西方社會發展進步進程中起着極其重要的作用。所謂彈性,其實也正是說理和討價還價的空間和機制,這是維護一個社會公正、穩定、和諧和推動社會發展進步的重要力量。勞動者權益和消費者權益的維護本身是市場經濟的一部分。作為知情權、控制權等相對弱勢的一方,個體勞動者和消費者背後是更為廣泛的「沉默的大多數」。企業去認真傾聽這些聲音是否合理、利益訴求是否能夠解決,比以說教的方式灌點雞湯,或者以傲慢、拖延的態度逼迫其接受不合理的解決方案,都會更加積極和富有建設性,也是符合企業自身可持續發展訴求的做法。

據國際知名諮詢公司德勤發佈的《2020年健康醫療預測報告》,「過勞」已成大陸職場的新常態,而過度加班又是導致「過勞死」的首要原因。數據顯示,巨大的工作壓力導致中國大陸的「過勞死」威脅對象從體力勞動者轉向腦力勞動者,且呈年輕化趨勢,廣告、媒體、醫療、金融、教育等各個行業都不能倖免,其中IT互聯網產業是重災區。據該報告,目前,大陸主流城市的白領亞健康比例高達76%,處於過勞狀態的白領接近六成,真正意義上的健康人比例不足3%。

今日关键词:电梯被关老人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