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王中军强调2020年首先要让公司活着-黄金新闻投资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兄弟影视-尽管王中军强调2020年首先要让公司活着

孙兴慜右臂骨折

《中國經營報》:2019年迪士尼影業全球票房超過110億美元,中國的電影公司和迪士尼差距是什麼?

在此時,他也顯示出作為一個創業者和掌門人的擔當。除了四處借錢,去年他曾因賣畫來解決自己資金流動性問題而被輿論關注,他說並不覺得丟人,要是有畫還會繼續賣。

中國電影行業發展最缺乏的是時間

我所賣的任何的一張畫沒有一分利潤計入到華誼上市公司來,這種標籤貼的有道理嗎?那是我個人減債務,一個上市公司的老闆自己債務壓力小,是對自己、對管理公司的信心會有很大幫助,我不希望把我的這種壓力帶到公司來。當然去年公司有一次還債,我作為大股東,借給公司2億多元,就是賣畫的錢。這我不覺得丟人。

2 怎麼評價華誼實景娛樂項目現在的實際運營效果?

《中國經營報》:受疫情影響,劇組拍攝暫停,春節檔、情人節檔電影均未能上映,面對這一突如其來的困難,我們如何應對?

我覺得前些年是過於求大,很多投資都是戰略性的,周期超長的,現在造成了公司的流動性問題,未來可能經歷兩三年的調整,在財務上會更加謹慎,看投資是否能為上市公司帶來迅速的盈利能力,現在必須這麼做。

2020年1月,就王中軍回歸一線后公司的變化以及如何渡過接下來的難關等問題,《中國經營報》記者專訪了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

王中軍曾獲得2009中華文化人物、2009年度華人經濟領袖、2010年度時尚企業家、2010《綜藝》年度人物、2010和2013年度最具影響力的25位企業領袖等榮譽稱號。王中軍還熱衷於公益和慈善事業,迄今為止畫作義賣所得全部捐贈給華誼兄弟公益基金。

王中軍:作為一個上市公司董事長來講,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連續三年虧損,上市資格都要被挑戰。所以無論如何今年我們用各種辦法,把戲拍好、賣好。還有幾部電視劇拍得都不錯,2020年,華誼無論如何都要打翻身仗。這是一個公司的生死存亡時刻,就是要扭虧,那是肯定的。

在整個電影歷史長河中,中國電影公司的歷史都太短了,商業化都沒有幾年。而迪士尼是有100多年歷史的企業,所以我覺得對中國電影公司來說最缺乏時間,時間會孕育無限可能,你再看未來20年、30年,中國市場的空間之大會不會造就一個自己的迪士尼呢?那時候美國迪士尼會不會還是像今天這樣的如日中天呢?這誰都說不好。

實景娛樂我是長期看好,華誼將來在電影小鎮、電影世界、藝術中心這幾個產品上,還是有生命力的。 中國做文旅的基礎很好,華誼先走這一步,先發優勢一定要保持,可能過了幾年後突然發現它是一個長期的現金流。

王中軍:自疫情暴發以來,不僅人們的生活受到影響,很多相關產業也受到衝擊,其中與我們息息相關的影視行業、旅遊產業成為行業重災區。

生死存亡時刻要扭虧《中國經營報》:華誼投資的幾部電影未如期上映,對華誼影響非常大。

過去一年,華誼通過質押授信、引入阿里影業7億元的戰略投資、轉讓GDC、賣座網股份等多種方式,克服資金困難。最新的公告顯示,針對民生銀行7億元授信,華誼已申請不超過5億元的銀行貸款展期,展期期限為一年。

王中軍:我們2019年被抽掉了大量現金,銀行突然由於各種原因不再續貸,假設本來要靠50億元才能滾得動的公司,只剩20億元了。這實際對企業傷害比較大,這時才發現投資負擔過重,如果當時明知道被抽走,就不投資這個項目。英雄互娛其實是個很好的公司,這一單華誼就有20多億元的現金投資,它目前IPO還未成功。但可能它突然明年IPO了或者借殼成功,股價和市值一下就會超過投資收入的兩倍,也有可能三年後就把公司拖垮。這東西描述不清楚。

《中國經營報》:2020年繼續虧損將會面臨退市。

《中國經營報》:您認為目前的行業問題,是否與前幾年行業發展過熱、畸形發展有關?

王中軍:這個標籤我也沒有辦法,我就是個坦誠的人,我也沒有在乎誰給我貼標籤,我賣畫是個人的資產,在公司困難的時候我賣掉畫,使我自己沒有那麼大的壓力、那麼高的負債,也沒有什麼錯誤。

被稱為「中國影視娛樂第一股」的華誼也未能倖免,2018年出現上市以來首次凈利潤虧損,從輿情和業務角度都遭遇了上市以來最大衝擊。2019年華誼的兩部大片未能如期上映,王中軍坦言這對公司的影響基本是半致命的。他對過去進行了反思,在投資上沒有足夠經驗,單一項目投資過大,導致現在企業負債壓力大,內容上沒有判斷出市場的方向進行及時調整。

對於2020年,王中軍強調「努力的目標是把公司流動性做好,活着最重要,做好風險規避,將已經拍完未能上映的電影努力調整在今年上映,同時再一部一部戲拍下去。」

王中軍:我覺得還是有幫助,首先對自己的產品更加了解了,到第一線我從預算開始聽為什麼是這個預算,對市場的預期是什麼?預期的科學性從哪兒來? 我到綠燈委員會(決策電影項目投拍及預算,由核心管理層及主要業務負責人構成),大家可能會對風險控制的弦綳得更緊一點。了解公司現在的財務狀況,要拍什麼樣的戲,一些戲堅決就不拍了。原來費很大精力投好幾千萬元就賺幾百萬元,沒準還賠,這種戲就算了。

王中軍:從現在看,當時沒有融資經驗。現在我看經濟學家經常說短貸長投問題,其實我基本不懂什麼叫短貸長投。因為當時融資渠道確實非常暢通,永遠可以借新債還舊債,沒有感覺是短貸長投,現在因為借不到新債,才發現現金流的重要性,所以要處置資產。要把流動性做起來,首先要讓公司活着。

王中軍:電影的工業化肯定是正確的方向,大公司還是要相對集中做大製作、創新的電影。

要有規避風險的能力《中國經營報》:中國影視市場並不小,為什麼影視公司價值天花板如此低?

《中國經營報》:華誼在很早時就綁定了馮小剛等導演,現在這些導演對華誼的貢獻還大嗎?

《中國經營報》:您怎麼評價華誼實景娛樂項目現在的實際運營效果?

2019年度業績預告顯示華誼預虧近40億元,這也收到了來自監管部門的關注函。眼下受疫情影響,影院關閉,2020年春節檔影片全部撤檔。暫停影視拍攝工作,本就艱難的影視行業雪上加霜。儘管王中軍強調2020年首先要讓公司活着,華誼在巨大的債務壓力下如何跨越這道坎,無疑將面臨更大的挑戰。

他一如既往,着一身黑色衣服,語速快,無論喜怒,不掩飾情緒。他未否認公司遇到困難時自己面臨的巨大壓力,表示壓力都是個人扛,別人替你扛不了。但也保持了一貫的豁達,說人不能總活在痛苦當中,只能往好處想。學美術出身、曾當過兵,這使他兼具了藝術情懷和心胸的豁達。

2009年,王中軍帶領華誼兄弟在創業板成功上市,成為中國首家上市娛樂公司,並開始布局從「內容生產」到「渠道建設」到「影視衍生」的影視娛樂全產業鏈,至今,華誼兄弟已成為中國領先的綜合性娛樂集團。

《中國經營報》:您坦誠說在賣畫作來解決自己資金流動性的問題,華誼被貼上新標籤「賣畫過冬」,您怎麼看?

簡歷王中軍,1960年生於北京,華誼兄弟傳媒股份有限公司創始人、董事長。1994年獲得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大眾傳媒專業碩士學位;同年,回國后與弟弟王中磊一起成立華誼兄弟廣告公司。1998年,王中軍帶領華誼兄弟進軍影視行業;隨後帶領團隊開拓中國賀歲片市場並屢創票房神話,將華誼兄弟打造成為中國影視公司第一品牌。

說綁定沒有道理,我和馮小剛是契約關係,他只拍我投資的電影,就這麼一個關係,我覺得已經很滿意了,一個導演,拍了那麼多部電影,只有一兩部賠錢。在世界電影史上也沒有幾個,而且小剛為人也好,起碼在這個階段,我們倆沒有互相埋怨過,這就是兄弟。又是合伙人又是兄弟。

原標題:中國企業家的成長需要時間考驗——訪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

《中國經營報》:華誼從很早之前就一直在做商業大片,有人認為華誼之前一直押注的這種大製作、大投資的特效電影,這幾年觀眾並不買賬,您認為公司一開始就聚焦的大片模式是否對?

我自己反思,企業要穩健地發展,就不要把自己想象成什麼都能幹,我創業成功了,不單單就是自己有本事,主要是大浪推着你走到那一步。

王中軍:這幾年我們實景娛樂僅商標使用權,僅一個IP授權就收益了十幾億元現金,攤在了每年的利潤里。實景娛樂是長期的。一個企業好壞一定要看時間,我們現在已經開了4家實景娛樂園區,未來的戰略方向是繼續輸出IP、管理、美學等來把實景娛樂做下去。

王中軍:迪士尼這幾年市場佔有率更高了。它這兩年成功,我覺得還是併購策略上的成功,雖然這兩年很多人開始「攻擊」併購、整合,說很多風險都出在這兒。但要從長期看,一個企業如果放棄了併購、整合,也就放棄了跨越式增長的基礎,迪士尼是整合了漫威、盧卡斯等公司后,體量和產能才能更大。

王中軍:時間,還是時間。中國的娛樂公司上市才幾年。華誼也曾經有過100多億美元市值的時候,當時很多投資者都說我們會迅速過1000億元市值。突然掉下來時,誰也不理解。現在掉下來了,大家更應該冷靜思考。

2019年初,王中軍回歸電影一線后,到公司綠燈委員會,擁有一票否決權,他提出「影視+實景」的發展戰略,他指出2019年第一個方向是逐步剝離和電影、實景關聯較弱的業務與資產,回籠資金、優化債務結構,這些錢用來把內容做好做強。

在內容上這兩年武打、魔幻題材走下坡路,但反過來說還是有票房表現不錯的作品,所以還是自己沒做好。至於說這幾年票房不達預期,其實也就去年一年,我們2017年還有兩個爆款(《芳華》《前任3》),陰影太大,搞得好像好幾年都這樣。華誼兄弟這些年繳納了幾十億元稅,企業的發展是有成績的。成績與調整都是階段性的,不能說去年突然表現不好,就否定了我20年的創業。但有時候朋友安慰我,會說想想你前幾年多好,這也是一種鞭策和動力,人不能總生活在痛苦當中。

深度華誼兄弟如何渡過難關?1月9日,王中軍在他的辦公室接受了記者專訪,室內布置着他的畫作。

王中軍:很大。我覺得不能以一部戲(來評判),馮小剛已經拍了十六七部電影,只有《一九四二》一部戲賠錢。一個導演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了不起,馮小剛導演不光是為華誼拍攝了很多很好的戲,《集結號》《唐山大地震》《我不是潘金蓮》《非誠勿擾》等,包括最近上映的《只有芸知道》,雖然票房表現沒那麼好,但這都是正常的。我個人覺得中國需要這樣的電影,這就是馮小剛。馮小剛也不能說一拍就必須是爆款。

王中軍:過熱是相對而講的。如果一個階段所有整合併購都按照某個估值水平來看,那在當下這個水平在市場上就是合理的,不能在經濟下行了一段時間之後再回頭看,說那時候過熱。企業併購的出發點是好的,但確實也有需要注意的地方,比如我自己現在就會冷靜地去想一想,未來是不是能夠努力規避類似風險。我們肯定有很多投資錯誤,比如投資單一公司過大,但是幾年前做出決定時一定覺得這是好事,不是好事你為什麼要干呢?

人不能總生活在痛苦當中《中國經營報》:2019年初,您提出要正式回到一線, 現在一年過去,怎麼評價自己和公司的表現?

我們2019年被抽掉了大量現金,假設本來要靠50億元才能滾得動的公司,只剩20億元了。這實際對企業傷害比較大,這時才發現投資負擔過重,如果當時明知道被抽走,就不投資這個項目。英雄互娛其實是個很好的公司,這一單華誼就有20多億元的現金投資,它目前IPO還未成功。但可能它突然明年IPO了或者借殼成功,股價和市值一下就會超過投資收入的兩倍,也有可能三年後就把公司拖垮。這東西描述不清楚。

《中國經營報》:怎麼理解公司負擔過重的問題?

對於企業來說,目前正面臨復工高峰期,我們要引起高度重視,措施全面到位,避免因集中辦公而產生的聚集性感染;企業層面要開源節流,同時在疫情影響下尋求新的發展機遇,創造新生動力。

華誼兄弟也好,中國所有努力在奮鬥的那些企業家也好,都要靠時間來考驗自己,再給他一定的時間,看能否繼續活下去。

王中軍:我覺得基本是半致命的。企業是要有輸血的,輸血是要靠現金流的,現金流就是產品收入,電影電視劇不能如期上映,還是這樣體量的作品,公司壓力確實比較大。華誼畢竟有自有資金,去年光自有資金還貸20多億元,還少收入數億元。但也有可能這些作品都積累起來,會形成未來的爆發,只是庫存造成了階段性的壓力。一個企業總要從反面和正面想,電影現在沒上是對2019年造成了壓力,但反過來說對於2020年是利好,又多了兩個大儲備。

今年是華誼創辦第26年,年近60歲的王中軍已創業25年,他說華誼要做百年老店也跟自己沒有關係了,但人還是要有願望。不創業也許會輕鬆,但卻不是自己的生活。

實景娛樂我是長期看好,華誼將來在電影小鎮、電影世界、藝術中心這幾個產品上,還是有生命力的。 中國做文旅的基礎很好,華誼先走這一步,先發優勢一定要保持,可能過了幾年後突然發現它是一個長期的現金流。

電影一直是華誼兄弟最核心的業務,但卻連續四年交出遠低於預期的成績單,2019年主投主控影片一片空白。華誼兄弟董事長王中軍坦言「2019年是華誼兄弟最困難的一年」。2019年初王中軍回到電影業務一線,這一年他和弟弟王中磊四處籌資,質押股權,二者股權質押比例均超過90%,同時處置了一些非核心資產,包括GDC、賣座網等,也處置了一些公司投資的基金以渡過難關。

2020年1月23日,華誼兄弟(300027.SZ,簡稱華誼)發佈2019年度業績預告顯示,虧損-39.62億元~ -39.67億元。這已經是這家曾經的電影龍頭企業連續兩年虧損。2020年成為其關鍵一年,若不能扭虧,將面臨退市風險。

《中國經營報》:能具體說一下投資過大,戰線過長的投資嗎?

老闆秘籍1 怎麼理解公司負擔過重的問題?

而從行業來看,2018年以來,受經濟下行、資管新規等綜合因素影響,企業普遍資金緊張,輕資產的影視行業首當其衝。同時由於內容監管趨嚴、稅收風波等因素影響,影視公司股價下行幅度大,頭部電影公司幾乎都受到內部商譽減值、項目制經營模式帶來的較大業績波動,行業進入洗牌期。

這幾年我們實景娛樂僅商標使用權,僅一個IP授權就收益了十幾億元現金,攤在了每年的利潤里。實景娛樂是長期的。一個企業好壞一定要看時間,我們現在已經開了4家實景娛樂園區,未來的戰略方向是繼續輸出IP、管理、美學等來把實景娛樂做下去。

今日关键词:寄生虫方回应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