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经济美元-2016年阿根廷比索的日均交易量为20亿美元

海南突发龙卷风

9月底,IMF原本預計將向阿根廷提供另一筆54億美元的貸款。該機構最新聲明稱,正在分析近期措施的細節:「我們將保持密切聯繫,在充滿挑戰的時期繼續與阿根廷站在一起。 」

那麼,阿根廷經濟增長前景如何?根據IMF今年7月更新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阿根廷經濟在今年第一季度出現萎縮,第二季度經濟環比下降0.4%。牛津經濟研究院的報告預測稱,未來幾個季度經濟衰退將進一步加深,2019年該國GDP將下降3%,2020年將再下滑1.3%。

不過,投資公司Columbia Threadneedle的分析師阿爾胡賽尼(Ed Al-Hussainy)稱:「IMF要怎麼在這樣的環境中交付最後一批資金呢?其中蘊涵著巨大的道德風險。」 牛津經濟研究院經濟學家德索薩(Carlos de Sousa )判斷道,IMF似乎不太可能支付這筆資金。

【此前報道】時隔三年再次嚴格資本管制 阿根廷「自救」計劃能挺多久

「如果阿根廷是流動性危機的話,那麼用時間換空間,可能可以度過危機」,岳雲霞稱,阿根廷這次本質上缺乏清償力,根本上要靠阿根廷恢復經濟增長,提高償付能力來解決。

時隔三年多再次進行資本管制,這引發了市場對民粹主義回歸的擔憂,阿根廷資產價格進一步暴跌。關鍵問題是,阿根廷可以自救成功嗎?

此外,惠譽評級將阿根廷債務歸類為「限制性違約」(RD),標準普爾將其評為垃圾級CCC-,穆迪的評級也只有Caa2。投資者認為未來五年內阿根廷的違約率超過90%。

阿根廷比索期貨合約暴跌,9月到期的阿根廷比索期貨合約跌10.1%至58.8,10月到期的阿根廷比索期貨跌12.7%至62.70。

德索薩也反駁了阿根廷財長拉昆撒在宣布債務重組時所說的「這是短期流動性壓力,而不是債務償付能力出了問題」。他稱:「阿根廷的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GDP)之比迅速上升至100%,這是不可持續的。如果不進行債務減記,這隻能將問題推遲到2023年。」

岳雲霞對第一財經記者解釋道:「本屆政府上台後進行了改革,按照市場化的思路恢復浮動匯率,但這也給國際資本提供了攻擊比索的機會,阿根廷去年就發生了貨幣危機。」

這意味着通過經濟增長增強償付能力的希望更加渺茫。由於所有外部債權人都不願意向其提供額外資金,阿根廷除了迅速削減其財政和經常賬戶赤字外別無他法。換句話說,未來幾個季度阿根廷不得不進一步降低其進口額以及國內需求。

而最新的資本管制措施又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資本管制確實有利於遏制金融流動的波動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但另一方面,這可能會讓正在觀望是否該救助阿根廷的IMF感到為難。

處在「水深火熱」中的阿根廷開始自救行動,當地時間9月1日,阿根廷開始實行外匯管制,防止資本出逃。阿根廷央行規定,出口商須在5日內將海外銷售的利潤匯回國內,機構和銀行需要授權才能在外匯市場購買美元,阿根廷公民每月的美元購買額度不超過1萬美元。

德索薩稱:「成功的、能夠恢復經濟可持續性的重組計劃,可以創造更低的退出時收益率,最終幫助阿根廷重返債券市場,但馬克里政府現在的重組提案則不會有這樣的效果。」(第一財經)

一方面,無論是IMF還是私人投資者都不同意阿根廷是流動性而非償付能力問題的觀點;另一方面,費爾南德斯也沒有任何政治動機抵制IMF關於債務重組的建議。

為了爭取短暫的喘息機會,政府在8月28日宣布債務重組,推遲償還今年到期的70億美元債務。除此之外,阿根廷還表示要求持有500億美元規模以上債券的債權人接受所謂「自願債務重組」,還計劃重新協商推遲償還已從IMF借到手的440億美元債務。

而當前阿根廷的境地是一系列連鎖反應的結果。三年多前,馬克里上任后承諾取消實行多年的國家干預經濟的手段,採用更加市場化的運行方式,還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借貸570億美元增強市場信心。然而,在最初迎來大量外國資金湧入后,阿根廷財政和競爭賬戶赤字擴大超過馬克里上任前的水平,這讓投資者感到不安,促使比索在2018年大幅貶值。

阿根廷主要股指MERVAL漲超4.5%,此前阿根廷政府批准進行資本管制。

這讓總統馬克里陷入尷尬境地。中國社會科學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經濟研究室主任、研究員岳雲霞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此前克里斯蒂娜政府採取的是多重匯率制,馬克里在2015年12月上台後進行了匯率並軌等市場化思路的改革,取消了四年多的嚴格資本管制。

未來還會進行債務重組為了保護剩餘外匯儲備並穩定比索,阿根廷對短期債務進行重新配置;為了防止資本外逃,該國政府又下令實行外匯管制。然而,這些救急措施都無法解決阿根廷的根本問題。

他建議稱:「我們認為阿根廷需要拿出額外的甜頭或強制性手段,吸引到足夠多數的債券持有人忽視現在的償付能力問題。因為對投資者來說很明顯的是,進行另一項債務重組是非常必要的,屆時的債務重組會包括債務減記和削減票面利息。」

貨幣危機還沒解決,在上月的阿根廷總統初選中,親市場的馬克里就意外落敗,失去了在10月連任的希望,這讓比索處於更加弱勢的地位,至今已蒸發掉超過25%的價值。如前所述,由於阿根廷債務用美元計價,這進一步將阿根廷推向違約邊緣。

這無疑為下一屆政府預先確定了一個糟糕的開端。今年12月,贏得初選的總統候選人費爾南德斯極大概率會就職總統,德索薩認為,屆時他將被迫開始另一次債務重組。

為了償還短期債務並減緩貨幣比索貶值,僅僅在8月最後兩個工作日,阿根廷政府就消耗了30億美元外匯儲備。按照這種速度,其共計不到150億美元的凈儲備很快就會消耗殆盡。

阿根廷「命懸一線」事實上,阿根廷已經到了「命懸一線」的處境。根據宏觀經濟研究機構Capital Economics估計,當前阿根廷外匯凈儲備不足其1000億美元外部額融資總需求的25%。投資銀行摩根士丹利預計,阿根廷需要129億美元才能在今年最後四個月償還以美元計價的國庫券和債券。

種種波動下,市場對阿根廷資產信心直線下滑。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2016年阿根廷比索的日均交易量為20億美元。過去六個月,阿根廷本國電子市場的交易量為平均每天4.16億美元,但自8月11日初選以來,這一數字已經下跌至平均每日2.4億美元。

今日关键词:暴风集团冯鑫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