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时时彩注册-创业广和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WeWork-孙正义为WeWork总共投资了达到约105亿美元

贾跃亭债主名单

在軟銀的投資中,WeWork的估值在最高時曾達到470億美元,但在當前全球經濟背景下,估值直接被市場下調到了100-120億美元之間,跌幅近2/3。

孫正義是一個目標清晰的賭徒,這一次他下注的籌碼超過100億美元,但過於「瘋狂」的估值讓他在這場賭博中,面臨著大幅虧損的風險。

近日,據消息稱,WeWork開始和大股東軟銀集團談判,希望獲得新一輪融資,金額達到10億美元,這筆資金將幫助其渡過目前的難關。

曾是2018年日本首富的孫正義與他麾下的軟銀及願景基金,正面臨著一場從上而下的自我救贖。

「羞愧」一詞出自一位凈身家達到240億美元成功人士口,並不多見。造成這一切的源點便是軟銀願景基金所投資的WeWork估值與市場偏差甚大,被多次下調,最終延期IPO的「鬧劇」。

但隨着場面上幾張公共牌透露的大經濟形勢越來越差,WeWork作為一家不盈利、仍在面臨大額虧損支出的企業,牌局便不再被市場內的其他投資玩家所認可,並不會為其前期過高的投資所買單,外部資本形勢的改變和自身商業模式的局限性,讓其神話不再。

此前,持續發酵了數月的WeWork上市計劃因公司估值和商業模式遭投資者質疑,WeWork不得不延期原定的上市計劃。

軟銀顯然無法接受這個現實,孫正義為WeWork總共投資了達到約105億美元,持有約29%的股權,與軟銀一起推高估值的還有摩根大通,以及高盛,為此他們也遭受了不小的質疑。

滴滴早期投資人王剛在此前一次演講上表示,「其實孫正義是一個超級牌手,募資成立1000億美金,在終極牌桌上每次都是all in,推出去拿回來,偶爾一次推出去,沒有拿回來。」值得注意的是,軟銀同時是滴滴的幾大股東之一。

軟銀目前處在進退維谷的境地,若繼續以這個極低估值嘗試IPO上市,則承認了此前幾十億美元的估值虧損。這對於願景基金的打擊無疑是致命的,原本希望通過一期的成功,繼續設立第二期願景基金的計劃也遭到了極大的阻礙。

隨着WeWork、Uber等公司上市失敗或者市值暴跌,軟銀集團一貫成功的投資模式開始遭到外界質疑,多宗投資陷入困境令軟銀股價承壓,較年初早些時候的高位下降了大約30%。

孫正義的WeWork救贖之路,似乎才剛剛開始。

原本依賴着上市輸血籌得巨額資金繼續擴張的這家聯合辦公企業,不得不面臨著資金短缺的現狀。美國貝爾斯登研究公司指出,WeWork在2018年虧損19億美元,僅2019年上半年已經支出了23.6億美元,其估計,以當前的燒錢速度,公司資金將在明年第二季度耗盡。

在第一期願景基金中,孫正義能從中東富豪手中籌得超450億美元的投資,所承諾的回報額高達一萬億美元,願景基金雖然有不錯的獲利,距離萬億美元的目標相去甚遠。

孫正義和WeWork聯合創始人亞當·諾依曼第一次見面,便講出了「In a fight, being crazy is better than being smart — and that WeWork wasnt being 」crazy enough。(在戰鬥中,瘋狂比聰明要更好,WeWork仍然不夠瘋狂)。

在風波中,伴隨其中的還有聯合創始人亞當·諾依曼被罷免的消息,創始人出局在軟銀投資的公司中並不少見,Uber的創始人卡蘭尼克早在2017年面臨著同樣的結局。

儘管如此,孫正義在一次採訪中仍然展現出了強大的信心,其表示,Uber和WeWork現在可能在虧損,但是他們會在十年內取得豐厚利潤。有趣的是,有媒體稱孫正義在近期一次私人聚會上傳達了截然不同的信息,讓公司儘快盈利。

據兩位知情人士稱,孫正義正艱難地為「願景基金2期」籌集資金。其預測,這隻新基金的規模可能要遠低於當初宣布的1080億美元。

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兼職教授萊恩·舍曼(Len Sherman)評價稱,「在我漫長的IPO生涯中,我從未見過一家規模如此之大、規模如此之大的公司會產生如此一致的負面看法。」

孫正義幫助WeWork度過難關的同時,也是在幫自己度過難關,10億美元或許能將WeWork的情況穩定住,從而讓他有時間和精力去籌備第二期的願景基金,能夠繼續講出讓資本市場滿意的計劃。

在WeWork這場遊戲中,軟銀聯合摩根大通、高盛用「Bluff(炸胡)」的手法把自己的底牌做的很大,讓市場相信WeWork將會是一家極為成功的公司,擁有極為光明的未來。

以投資圈內極為流行的德州撲克為例,其主旨是一種信息不對稱的博弈,玩家用自己的2張底牌和5張公共牌進行組合,選出5張牌湊成最大成牌的遊戲。

「結果與目標相去甚遠,這讓我感到羞愧和迫切。」孫正義在接受《日經商務周刊》(Nikkei Business)採訪時表示。

目前,與WeWork商討注資的10億美元,是軟銀讓這場牌局繼續最好的辦法。雖然這10億美元仍然可能成為拯救那百億美元的炮灰,但如果不繼續投入,就承認了失敗。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邁克·威爾遜稱,投資者不再願意為過度投資買單,「在我們看來,為沒有實現盈利的企業提供慷慨資金的日子已經結束了。」

與此同時,資本市場上對於滴滴、Uber、WeWork這一類共享經濟的商業模式極為推崇,讓其估值一路高漲,而願景基金不差錢的現狀,助推了投資的過熱。

今日关键词:体操队无金收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