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做代理的彩票软件-零壹财经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很多实际上-我们是不会因为一个公司短期股价表现差

老人斗舞式文骂

施斌:我們對於2020年總體偏向樂觀。

所以,我們覺得這兩個宏觀風險,實際上出現了一定程度的邊際改善,而且中國經濟大幅下滑的可能性並不大,且當時優質股票非常便宜。比如那時招商銀行大概是7倍市盈率。市場顯然有點過度悲觀了。

券商中國:您管理的基金現在倉位情況如何?我們知道,去年年初,瑞銀倉位在降低,而到去年10月份開始樂觀增倉,這中間的邏輯是什麼?

雖然今年市場和2018年比,表現好很多,但是也僅是回到去年上半年的一個高點,而且市場沒有出現過熱情況。經濟增速可能還會下滑,但是我們覺得資本市場應該不缺流動性,不缺資金。無非是資金是往哪裡流、哪裡投的問題。

從茅台股價來看,關鍵還是要看企業的盈利增長情況,以及股價表現是不是和基本面情況匹配。我們覺得茅台其實還是非常優秀的,今後幾年的增長還會非常出色,甚至比一些競爭對手要更加出色。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不覺得茅台股價太高。

施斌:其實,我們在行業板塊上的觀點已經維持很多年了。我們還是看好「大消費類」概念,除了消費本身,還包括醫療和很多服務業。總體上,這些行業比較穩定,和經濟增速下滑相關度不大,而且這些行業還處於發展的比較初級階段,長期增長潛力比較大。很多這類股票,我們都持有10年多了。

施斌:我們實際是加倉了。倉位加或不加,實際上是基於對這個公司或者行業的深刻認識。以茅台為例,2018年茅台的股價調整,實際上是因為一些短期因素,三季度業績比較差,大家擔心是不是因為需求減弱導致了茅台酒股價比較疲弱。

施斌:很多人認為股價漲了估值就偏高。原來股價可能是500多,現在1200多,肯定是偏高了,但實際上不應該這麼看,還是要從企業基本面來判斷。

施斌專註於國內及海外證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國股票。施斌於2006年1月加入瑞銀集團,並自2006年4月起管理大中華基金。加入瑞銀資產管理之前,施斌曾在博時基金工作過三年,擔任國際業務主管丶投資組合經理以及分析師。再之前,他曾在美國工作8年,任職過多家美國共同基金的基金經理及分析師。目前,施斌管理的中國股票基金規模達147億美金。

A股明年走勢樂觀,繼續看好大消費藍籌

第一個是年初去槓桿政策。去槓桿在疊加了2018全球經濟未如預期以及貿易戰等外部因素后,對經濟產生了一定衝擊。

從投資邏輯上看,我們首先要看行業,行業需要處於比較好的長增長周期中。行業增長好,則企業也會水漲船高。從組合構建來講,要找出這些行業當中最優秀、最具優勢的企業。

另外一個是中美貿易摩擦。當時,市場有一個誤判,認為貿易摩擦可能很快會解決。但我們判斷認為,這實際上是大國之間的競爭,很多問題不是輕易解決的,對此市場預期不足。那時我們一直把倉位控制在50%以下,因為總是感覺風險因素沒有充分體現在市場里。

好公司的股價不只是翻一倍,茅台從上市到現在已經上漲了100多倍了。你在任何時點上都可以說茅台股價偏高,因為他一直是表現非常好。從短期來講的話,茅台確實估值從原來的20多倍,到現在的30多倍,肯定是比以前要高一點。

我們覺得2018年有兩大宏觀風險一開始是被市場低估的。

我們分析認為,很多投資者只停留于表面的數字,沒有去仔細分析。實際上, 原因就是2017年茅台三季度表現非常好,大概100%多的增長,導致2018年同比數據只有3%的增長,更多是基數問題,公司長期增長仍然是非常好的。

那麼,我們怎麼去挖掘出這些優質公司呢?一方面,是我們要對行業個股、個別公司進行透徹分析;另一方面,我們會藉助行業專家。兩者結果是契合的話,確信度就會比較高一點。

茅台估值不高,繼續加倉優勢企業

這些企業獲得的收益實際上是雙重的:第一,可以享受行業本身比較好的增長;第二,優勢公司表現比其他的競爭對手更好,可以獲取更多的市場份額,增長比競爭對手更好。長期來看,這類公司股價也會與公司盈利的持續增長高度相關。從這個角度看,投資這些企業,可以獲取比較好的投資回報。

其實,股票進進出出,換手率太高,交易過度頻繁的話,實際上都是有成本的。除了有交易成本,還有一個就是「機會成本」。因為你把好公司賣掉的話,你肯定要去買一些其他公司,可能它的長期回報還不如你現在持有的。

2019年,外資持續流入中國股市,成為市場最重要的增量,對市場生態和投資風格也產生了重大影響和變化。展望2020年,以瑞銀為代表的外資機構,如何看待A股後市?會繼續看好哪些板塊?為此,券商中國記者對瑞銀資產管理中國股票主管、董事總經理施斌進行了專訪。

我們並不會因為短期增長放緩就喪失對這個公司的長期競爭力、長期發展信心。這就是為什麼茅台股價掉到500多時,我們認為是個很好的機會。回頭來看,茅台在2018年四季度又恢復了增長,今年整體上增長也還不錯,所以股價也有一個比較大的反彈。

所以,在一個比較低的位置和市場還沒達成共識時參与,你可以投放大量資金進場,一旦市場達成共識,大量資金再進場就沒那麼容易了。

不過,站在今天時點上回頭看,11月份投進去,還是比2019年1月份投進去,效果要好得很多。因為一旦市場觀點改變,你再追進去,會很辛苦,因為每次買的時候都發覺比昨天的價格要更高一點。

券商中國:目前茅台股價已經逼近1300元,您怎麼看現在茅台估值的問題?

其實具體什麼時候市場反彈,我們當時也很難判斷,但當這些優質企業足夠便宜的時候,我們認為這個時候去持有兩三年,給投資者創造收益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所以我們就把現金比例給降下來了,當然我們也沒想到2019年初反彈幅度會這麼大。我們雖然轉向看多,仍然在適當控制風險,沒有調整到100%的倉位。

券商中國:剛才您說了有些股票持有達到10年以上,這部分股票比重是多少?目前公司股票換手率是多少?

所以你看美國市場,或者其他相對成熟的市場,真正優秀的基金經理其實回報換手率一定是低的。而且隨着資金規模擴大,對市場的衝擊也越來越高,交易成本也越來越高。

目前,我們持有股票的平均換手率大概是20%。這意味着我們平均持有股票至少5年以上。其中至少50%以上的股票是持有大概是10年的,另外50%持有時間就比較短一點,可能一兩年,平均下來持有時間是5年左右。

券商中國:過去一年像茅台、好未來等一批優質股出現了不小的調整,您是怎樣應對這些重倉股的波動,是否會在優質企業遭遇短期調整的時候進行加倉?

具體到個股選擇,我們一是要求主業清晰:人家專註,你不專註,你怎麼做得過人家;二是管理層優秀:再好的行業,如果管理層不行也是有賠錢的;三是優秀的公司文化。一家公司不只是高層,高層的作用當然很大,畢竟他們對公司發展的方向性有很大的影響,但實際上很多具體業務是由不同層級人去做的,很多人是在一線,怎麼樣把這些人管理好,把他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沒有他們作為基礎,上層管理層實際上就是無米之炊。所以公司管理實際上是一個很複雜的系統工程,不是說簡單的從書本上去學一點東西。這就是為什麼很多的所謂的管理理論大師很難成為優秀的企業家,因為寫書容易做起來卻很難,牽涉到方方面面利益。

我覺得,優秀的公司會持續優秀,只要是公司競爭力沒有削弱,增長還是能夠持續,我們是不會因為一個公司短期股價表現差,就把這個公司賣掉。我們更關注,公司的競爭力是在持續增強還是在削弱。實際上很多行業都出現所謂的兩極分化的優勢,優勢企業越來越強,弱勢企業越來越弱,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實際上持有優勢企業是最好的選擇。

施斌:目前,我們實際上已經增倉。

券商中國:看好那些板塊?挖掘出優質公司的過程如何?

但是到了2018年年底,為什麼我們又看多呢?第一,政策面進行了穩增長方向的調整。我們此時的判斷是,政策已經顯著改善了,但是市場非常悲觀的。另外,中美貿易摩擦雖然是一個長期的現象,但是存在階段性反覆。隨着特朗普連任大選慢慢接近,他也要考開始考慮貿易戰對美國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如果拿茅台和其他行業比。我覺得,茅台的增長和恆瑞醫藥(600276,股吧)相比也不差。目前,恆瑞醫藥市盈率其實更高,達到了八十多倍市盈率。即便在白酒行業內部比較,茅台30多倍市盈率也並不算太高。從確定性來講,肯定是茅台更大。所以在估值差別不是很大的情況下,你會去買哪一支股票呢?太多人單純根據股價表現來判斷是不是高,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誤區。

現在房地產市場調控比較嚴格,大量資金流向房地產市場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從這個角度來講,資金在股市裡面配置的需求應該會持續存在;長遠來看,外資會繼續增加對A股的配置。因此從這兩個層面看,A股市場資金面是比較寬鬆的,總體上比較積極正面,還是要尋找機會增加配置。

施斌:好公司我們跟它一輩子。我們有很多公司都拿了10年以上了,比如茅台(600519)、平安、招行、恆瑞、格力、美的,一大堆都是10年以上。但10年以上並不意味着10年都不動,我們會根據它的基本面表現做一些調整。舉例而言,如果股價表現很好,但是盈利的不確定性增強了,股價短期調整的可能性遠遠超于繼續上漲的可能性。對此,我們也會做一些調整,但是我們並不是說會放棄這些公司,除非我們對這家公司的長期發展看法有了拐點性變化,否則我們只有根據節奏做一些調整。

券商中國:施總好,您怎麼看2020年A股市場?

今日关键词:吉克隽逸险遭强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