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口库存去年本月开始的持续下落和年后的快速下降-偏关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持续钢材-港口库存去年本月开始的持续下落和年后的快速下降

苹果重返CES

具體落實到交易方面,單邊方面,鐵礦幾年內不做空,尋找多單機會;黑色系的空單根據具體情況空在雙焦和鋼材。在套利方面,由於鐵礦石几年強勢周期,多礦空鋼或多礦空焦為主。

「鋼材供需持續轉弱,矛盾不斷積累,市場普遍認為鋼材需要通過鋼企的減產才能夠修復供需關係,鋼廠減產預期強化,從而也引發了市場對於成本端塌陷的擔憂,成本端鬆動明顯,近期除了鐵礦以外,廢鋼價格也出現了持續的下行。而原料的下行可能會使得鋼材利潤出現擴大,而鋼材供需面若無根本改善,原料的下跌很可能幫助鋼材打開進一步下跌的空間。」馬亮說。

答案是否定的。記者發現,今年以來,鋼廠很「難受」。前期鐵礦石大漲,國內鋼廠均加足馬力生產,產量創新高,鋼廠的利潤很一般;如今,鐵礦石的價格雖說下來了,但是鋼材的價格每天也處於陰跌中。

鐵礦石價格的下跌,鋼廠的利潤是否會有好轉?

在部分行業人士看來,鐵礦石的這波下跌符合市場預期,前期利空因素頻頻釋放,抑制住了鐵礦的強勢上漲勢頭。首先是唐山環保加碼,多家鋼廠因執行限產不力而被查,引發市場對於後期需求的擔憂。其後爆出有足夠的交割品和後期的鐵礦石的供應總量不會減少。

  昨日“关灯吃面”、处于蒙圈中的人其实并不在少数。“我抄底的逻辑是觉得跌得差不多了,并且从目前来看,唐山等地对钢厂的限产不及预期。”一位投资者说。

記者發現,鐵礦近期出現連續大幅下跌,鐵礦石期貨9月合約近6個交易日下跌140元/噸,跌幅達到15.47%,現貨PB粉月初至今下跌也超過100元/噸,跌幅達到11.49%。

「以為跌到位了,周二抄底鐵礦石,結果周三又來個大跌。七夕,你們過節,我關燈吃面……」一位投資者告訴期貨日報記者,鐵礦石期貨是今年商品期貨中最亮的「明星」,漲得麻溜是你,跌得順暢還是你!

短期暴跌難改強勢 黑色系中最強的品種仍是鐵礦石華聞期貨裴培

鐵礦作為今年的明星品種,從年初的400多元/噸,經過五浪上漲,最高達到900多元。每次盤整都能吸引無數空方入場,近期鐵礦引領黑色系下跌,將來鋼材何去何從?

分析發現,鐵礦上一波暴漲是在全球開始出現靜態缺口的情況下,由一場巴西淡水河谷公司潰壩事故和澳洲颶風點燃的。

供給方面看,礦業產能周期較長,全球鐵礦礦山資本開支基本與四大礦山節奏一致,四大礦山鐵礦項目資本支出高峰期出現在2012—2013年,資本支出高峰領先產量增量高峰3—5年,因此四大礦山產量增量高峰對應2015—2018年,此後產量增量逐年下降。

一位不願具名的行業人士告訴記者,鐵礦石價格的持續下跌,鋼廠短期有改善,但應該不會長久。

記者發現,近期全產業鏈品種普跌,從鋼材端看,近期鋼材供需面持續惡化,成交持續轉弱,庫存連續積累,鋼價出現了持續的下跌,上海螺紋鋼從7月20日的400元/噸下跌至今天的3770元/噸,噸鋼利潤也從360元/噸收縮至近期低點200元/噸附近。

  供需结构比较直接而且市场比较重视的观察指标是港口库存,港口库存去年8月开始的持续下落和年后的快速下降,直接对应着铁矿的走强和年后的快速上涨。

對於後市,上述部分受訪人士認為,隨着下半年外礦發運的大幅增長,疊加上利潤持續收縮給鋼廠帶來進一步經濟性減產的壓力,鐵礦石供需仍有進一步走弱的可能,弱勢格局或將延續。

「鐵礦石這波下跌跟貿易商,尤其是大型貿易商恐慌甩貨不無關係。」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行業人士說,近期貿易商虧損加劇,不到十天的時間,一噸鐵礦虧30美金。

本文內容僅供參考,據此入市風險自擔

趙永均介紹,今年以來鐵礦石大幅上漲致使鋼廠利潤收縮,近期主動檢修增多,加上唐山嚴格的環保限產,國內重點鋼企日均粗鋼產量小幅下降,而外礦發貨逐步恢復,港口庫存止降回升,緩解了市場對於供給偏緊的預期,另外對於下游鋼材需求的擔憂也對鐵礦石有所打壓。

前幾年全球礦業低迷的投資環境,直接導致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礦山資本開支回落,意味從產能擴張走向產能維護,因此從全球範圍看,未來鐵礦石產量增量有限。據估算2019年四大礦新增產量不足2000 萬噸。具體來看淡水河谷公司在報告中確認2019年鐵礦石及球團銷售量目標在 3.07億—3.32億噸。該公司2018年銷售量在3.65億噸,相比之下,2019 年同比減少12%。

力拓官方宣布礦石目標發運量從之前已由去年的3.38億噸,調整為 3.2億—3.3億噸。2020年僅FMG在建的Eliwana 礦山將於12月開始生產,產能目標3000萬噸。其它非主流礦方面,四大礦低成本產能不斷投產,行業現金成本下移,相較於2012年礦山成本整體下降約38%。眾多非主流礦多因現金流虧損停產乃至退出市場。全球鐵礦供給開始落後于鐵礦消費,鐵礦由之前5年的供過於求轉變為供不應求。鐵礦再也不是黑色中最弱的品種,這點從鋼礦比也可以看出,從2018年8月開始,鋼礦比從8.3一直下跌到4.2。

  回头再看供给方面,由于我国供给侧改革基本完成,黑色系产能本来就会陆续释放,而环保限产方面,生态环境部在全国生态环境系统有关会议上明确提出,要禁止环保“一刀切,坚决避免以生态环境为借口紧急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鉴于贸易摩擦和经济有下行压力,环保政策对产量影响边际减弱。再看实际的产量数据,即使供给侧改革那几年,产量也保持持续增加,而2019年产量继续明显增加,相比去年同期,有10%以上增幅。钢厂利润中枢下移在低利润区间运行的情况下,利润降低并未减少生产热情。因此除非发生高成本钢厂进入亏损状态且持续一段时间的情形,钢铁产量都不会减少。

國泰君安期貨鐵礦石研究員馬亮告訴記者,鐵礦石7月見頂回落,隨着價格的不斷下行,現貨貿易商虧損不斷擴大。由於鐵礦石美金資源一般按照月度均價結算,在現貨價格持續上漲的情況下,貿易商容易出現盈利,而一旦現貨價格拐頭向下,貿易商虧損的壓力就會加大。6、7月62%普氏指數均價分別為109.18美金/干噸和120.02美金/干噸,基本代表了貿易商的現貨成本。「近期鐵礦石價格的快速下跌,貿易商虧損快速擴大,加劇了恐慌心理,無論是鐵礦石期貨還是掉期,近期的下跌有個突出的特點就是近月跌幅更大,是較為典型的現貨端的恐慌所帶動。」

  从实际产量上来看,作为主要出口国的巴西和澳大利亚,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国进口数量明显下降,今年年后巴西由于溃坝事件,月均进口数量下降明显。

  根据供需实际情况结合技术面可以作个总结,由于铁矿石周期产能较长,2013年后的勘探支出减少决定着2018年之后的几年周期内,铁矿石都属于供给相对紧缺的品种。而国际四大矿商的垄断性决定着国内钢企对其议价能力较弱,铁矿几年内可能都会是黑色中最强的品种。

「通過與貿易商交流發現,小的貿易商庫存管理相對靈活,提前降低了庫存,此次大跌對其影響相對較小,而大型貿易商手上貨較多,對其衝擊較大,在此輪大跌勢頭下,鋼廠接貨意願並不強,因此貿易商在盤面大量賣出套保反而加大了盤面的壓力。」中信建投期貨鐵礦石研究員趙永均說。

今日关键词:保罗晃晕戈贝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