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pk10规则-云霄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资本投资-共享单车头部企业曾在半年时间内密集进行四轮融资

来福士正式亮灯

目前,願景基金為軟銀年度運營利潤貢獻了一半以上,但其中大部分未實現收益。

一位曾深度參与撮合摩拜與ofo合併的投資界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過快的融資速度推高了共享單車企業的估值,更推高了創始人的野心,他們堅信自己的獨立發展能夠打拚出更大的市場空間與更高的天花板,直到最後資金快要耗盡,而接盤的資方提出了更高的考核要求。創始人們在資本的助推下狂奔,卻忽視了腳下實際業務的落地與用戶需求的調整。

2016年10月,軟銀集團宣布組建願景基金;2017年5月,該基金首輪募集資金達到930億美元;2018年,願景基金又獲得50億美元的資金注入。其LP團隊包括軟銀集團、沙特阿拉伯主權財富基金、阿聯酋Mubadala投資基金、蘋果公司、高通公司、富士康科技、夏普、拉里·埃里森的家族辦公室等。兩年時間內,孫正義通過願景基金1期在全球共投資82家科技公司,包括Uber、滴滴出行、Grab、WeWork、Cruise等覆蓋大出行、金融科技與醫療健康等多領域的創業公司。

WeWork招股書披露,2016年至2018年,WeWork凈利潤分別為-4.30億美元、-9.33億美元和-19.27億美元,三年內共虧損33億美元;2019年上半年凈虧損9.04億美元,虧損金額同比增加了25%左右。

自2016年始,通過資本快節奏入局,整個共享單車行業競爭陷入白熱化——ofo一年拿到四輪融資;相對應的,摩拜以下半年四輪融資的速度跟進着。時任摩拜單車CEO的王曉峰公開表示,對2016年的融資速度並不滿意,其實還可以更快。2016年一年才融五輪,本來希望可以融六輪;城市擴張也不夠快,至2016年12月初才新開六個城市,希望更多一點;招人不到1000,希望更多。

復星同浩資本創始合伙人劉琦開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不論是網約車行業還是共享單車領域,都存在被資本催熟、惡性競爭與極大資源浪費等現象,由於企業在資本助力下過度發展,企業自身的技術實力與運營能力反而並未得到核心提高,資本冷卻后,行業進入穩定狀態,企業便開始衡量運營成本與收入之間的關係,逐漸回歸市場自我調配。

競爭白熱化期,共享單車頭部企業曾在半年時間內密集進行四輪融資,其後又在大額燒錢補貼后陷入資金鏈斷裂危機,並相繼被大公司收購、無人接盤勉強存活,或直接倒閉關停。發展至今,共享經濟代表與資本方長期處於緊張的捆綁關係中。

作者: 呂倩[ 路透社報道稱,鑒於軟銀最近遭遇的投資挫折,及其資產負債表上缺乏可用現金的問題,1080億美元的承諾能否順利兌現也受到質疑。 ]

除了海外典型案例Uber與WeWork,就國內而言,代表性的例子當數共享單車。共享經濟概念鼎盛時,資本巨頭擁擠進入以摩拜、ofo為代表的頭部公司,並通過大額度資本投資帶動燒錢補貼的作戰方式洗盤。

自國際視野收歸國內市場,以共享單車為代表的共享經濟案例也一度引爆輿論對資本過度助推的質疑。

Uber與WeWork作為燒錢未盈利的共享經濟案例給願景基金帶來的負面影響是直接而明顯的,如願景基金二期的募資困難。

業內人士分析稱,軟銀願景基金成績不理想,出售阿里股票的利潤可以提振市場信心。

有早期ofo員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2016年大舉入局的資本方各有各的算盤,他們其實並不關心ofo的死活,只關心ofo跑得夠不夠快。對於部分VC來講,夠快——就意味着下一輪更大的融資規模、更值錢的股權價值、更多被接盤的可能性。

今年7月份,軟銀宣布推出第二隻「願景基金」,即「願景基金2期」(Vision Fund 2),募集金額為1080億美元,集團擬自投380億美元。但之後路透社報道稱,鑒於軟銀最近遭遇的投資挫折,及其資產負債表上缺乏可用現金的問題,1080億美元的承諾能否順利兌現也受到質疑。

由於軟銀集團旗下願景基金所投企業中——已上市的Uber與Slack長期處於虧損,未上市的共享經濟領域創業公司面臨長期未盈利壓力,重點布局人工智能的願景基金2期面臨著資金籌集問題。

9月5日,Slack公布上市后首份財報,財報顯示,Slack第二財季運營虧損為3.637億美元,佔總營收的251%;上年同期運營虧損為3370萬美元,佔總營收的37%;而Uber 2019年二季度財報顯示,其虧損額度高達52億美元,突破其披露財務數據以來的虧損最高值,在上一季度財報中,Uber當季凈虧損10.1億美元,每股虧損2.26美元。

此前,軟銀官方發佈消息稱,因出售所持阿里巴巴集團2.8%的股份,其2019財年第一季度(2019年4月1日~6月30日)合併將計入約1.2萬億日元(約合111.2億美元)利潤。

上個月,WeWork宣布副董事長塞巴斯蒂安·岡寧漢(Sebastian Gunningham)與WeWork首席財務官阿迪·明森(Artie Minson)取代諾依曼擔任聯席首席執行官,兩位新任掌門人的目標是讓公司回歸核心業務,即將時尚辦公空間出租給自由職業者和企業,將公司從諾依曼時期涉足的邊緣業務中拉回來,如學校、公寓樓及其他業務。

千億二期基金擱置孫正義日前接受《日經商務周刊》(Nikkei Business)採訪時表示,「當我看到美國和中國公司(指軟銀集團投資入股的公司)的增長時,我強烈感覺它們還不夠好……結果與目標相去甚遠,這讓我感到羞愧和迫切。過去我曾羡慕美國與中國市場的規模,但如今可以看到,許多炙手可熱且增長迅速的企業來自像東南亞這樣的小型市場。日本的企業家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沒有任何借口……」

2016年至2018年間,整個共享單車領域中,創業者與投資人在資金與資源的刺激下進行慘烈競爭。業界少見哪個創業項目會像共享單車一樣,短時間內聚攏大量資本、稀缺資源,同樣短時間內遭遇破產與毀滅、出局與革新。

共享經濟真的靠譜嗎國外如Uber、WeWork,國內如摩拜、ofo,作為共享經濟的代表,不論上市與否,均面臨著長期虧損的行業困局,並進而引出與背後推手資本機構的緊張捆綁關係。

投資機構認為,諾依曼在內部管理上十分混亂且公司長期虧損,且WeWork的商業模式也算不上科技公司,只不過是傳統的房地產業務。

2019年6月,軟銀官方披露數據稱,在其進行的71筆總計642億美元的投資后,願景基金已獲得62%的回報。其投資組合中的共享出行企業Uber與企業信息服務公司Slack都已上市,但都處於虧損狀態。

占願景基金一期一半投資額的沙特公共投資基金此前曾表示,只會將一期基金的利潤投入二期基金。

今日关键词:湖南埋尸案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