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互联网”的概念再度验证了田溯宁对互联网的把脉能力-区块链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市场电信-产业互联网”的概念再度验证了田溯宁对互联网的把脉能力

梅姨案儿童认亲

亞信科技如今已成為國內電信行業最大的軟件產品和相關服務提供商,在BOSS領域擁有着無可匹敵的市場份額,但與此同時,企業自身也伴隨着業務服務逐漸走向「幕後」,並且異常低調,但這不是最緊要的問題。

首先,5G雖受熱捧但產業發展需冷靜。儘管政府、民眾和產業鏈對於5G高度重視,但在商業模式比較模糊的情況下,如何準確定位5G,如何開展投資和建設,都需要冷靜分析和考量。其次,一味討論應用場景不如踏實建網,5G最大問題確實在於缺乏應用場景,但一味尋找和預測並沒有太大必要,回顧通信發展過往,每一次變革都超越了人們設定的想象。

02從「互聯網佈道者」變身「寬帶先生」從1998至2012年間,郵電系統多次重組,政企分開、郵電分營、移動剝離、電信拆分等,這一連串的改革動作,都是為了適應不斷增長的通信市場需要。如何建設高速的寬帶網絡,是當時亟待解決的問題之一。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通信世界全媒體記者採訪了田溯寧,聽他講述從海外歸國佈道互聯網,到出任國企老總試水體制創新,再到投身資本運作挖掘優質項目,直到5年前回歸亞信扛起「產業互聯網」大旗這近30年的心路歷程。在這位充滿傳奇色彩、滿懷激情與理想主義的創業家背後,一幅信息通信行業70年發展的生動畫卷徐徐展開。

「還記得,當初規劃ChinaNet骨幹網,預測互聯網用戶是80萬,結果年底就突破了2000萬;短訊剛出現時,多次驗證場景失敗,後來成為了運營商的殺手級應用;3G剛建網時,甚至有聲音表示3G無用,結果中國成為了移動支付第一大國,APP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田溯寧認為,事實證明了產業的變革力量永遠超乎想象,5G充滿着不確定性,但可以確定的是,5G時代必將是萬物連接的時代,構建一張安全高質量、可管控可運營的物聯網顯然更加務實。

「亞信科技是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高科技企業,正值國內通信業大建設,我們順勢承接了大量IP網絡的建設與運營。」田溯寧說到。

亞信科技在港交所上市,田溯寧發言

「概念的落地是一個長期的過程」,田溯寧告訴記者,「消費互聯網用了近十年時間才找到了適用場景和商業模式,比如搜索、支付、遊戲等等,產業互聯網的落地也是如此,可以肯定的是,運營商將在產業互聯網時代扮演重要角色,而5G最大的賦能就是充當產業互聯網的基礎設施。」

隨即,田溯寧和丁健聯合在《財經》雜誌發表了一篇文章《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成為了「產業互聯網」最早的提出者和倡導者。很快,亞信也基於產業互聯網的市場定位做出了全新調整。

最初的互聯網開拓之路並不容易。「如何引入互聯網,我們面臨抉擇,採用通信協議還是開放TCP/IP協議,當時甚至對於網絡開放還有很多爭論,有聲音表示希望一部分走向內聯網,一部分走向外聯網。」田溯寧如是說。

中國互聯網產業第一批參与者;1993年獲得美國德州理工大學博士學位,參与創建亞信科技,支撐了中國最早的互聯網絡建設;1999年被聘為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總裁;2006年創建寬帶資本;2010年聯合多方力量,創建「北京雲基地」,以「基金+基地」的模式孵化、培育雲計算及產業互聯網企業群落。

大約5年前,田溯寧回歸亞信,再次出任亞信科技董事長一職。提到亞信,田溯寧坦言心情很複雜。

事實也是如此,預計5G將帶來幾十萬億的連接,如此龐大複雜的網絡需要全新的架構和管控系統。「無論5G還是產業互聯網,首先要解決的是物與物的連接,手機和各種智能終端的連接非常簡單,但物與物的連接場景太複雜了,畢竟連接一輛汽車和連接一個停車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網絡連接的需求也不一樣,對網絡互通度、網絡服務質量、安全度、時延標準甚至是計費模式的要求都有所不同。」田溯寧解釋道。

田溯寧告訴記者:當時中國互聯網用戶大概只有幾千人,基本上都是高能所的科研人員。他希望將互聯網商業化和普及化,讓人人可以隨時隨地使用互聯網。

面對未知的新生事物,如何抉擇考驗着人們的眼光和智慧。幾經研討和論證,當時的郵電部還是決定擁抱真正的互聯網,採用TCP/IP協議,而這一決定奠基了中國互聯網產業後來30年的高速發展。「如果當初沒有這個大格局的決策,中國的互聯網恐怕要落後很多年」,田溯寧這樣說。

雖然轉向了投資,但田溯寧的關注依然聚焦于電信、互聯網、媒體和科技產業,先後投資了世紀互聯、途家、分眾傳媒、百視通、LinkedIn、Airbnb等多個熱門項目。

也因為早期在互聯網產業辛勤耕耘,亞信科技幾乎承接了當時國內所有關於互聯網的重大項目,公司規模和市場份額也在快速擴張。不過,此時的田溯寧,卻選擇了一段全新征程。

在以上領域,產業鏈還未能準備充分,物聯網標準、5G建網乃至面向行業的物聯網應用也才剛起步,這為亞信提供了施展空間,也讓田溯寧這樣懷揣夢想的「創變者」們感到興奮。展望5G,田溯寧提出了大胆的設想:「全球數字化剛剛開始,萬物互聯最終受益的還是各個行業,5G與垂直行業的深度融合需要的是深厚的行業理解和為客戶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未來將出現行業運營商(或者區域運營商),他們一方面具備建網能力,另一方面又在特定行業具有深厚背景和積淀。而傳統的電信運營商也有望在產業互聯網規模做大的同時,擺脫管道化的宿命,面向行業開闢全新的商用市場。」

這7年間,中國網通不斷引入外資、國際化、吸納人才,開通了覆蓋我國東南部17個城市的CNCnet,走出了一條體制創新與技術創新相結合的發展之路,也為探索國企改革、電信改制等提供了很多參考和經驗。

045G與其糾結場景不如踏實建網如果說3G和4G是消費互聯網的基礎設施,那麼5G則是產業互聯網的基石,是未來「萬物互聯」的重要載體,也是我國IT能力從信息化到數字化,最終走向智能化的關鍵一環。

就這樣,田溯寧勇挑重任,秉持着「要給國家做點事」的初心,毅然扛起了中國網通建設和打造中國高速互聯網絡示範工程的國家使命。從一名海歸創業者轉型為國企掌舵人,帶領着新成立不久的中國網通開始了長達7年「中國網 寬天下」的征程。

来源:亚信科技

提起田溯寧這個名字,行業內恐怕無人不知,不僅因為他是我國電信行業最大的軟件產品和服務提供商亞信科技的掌門人、寬帶資本董事長,更因為他過往的職業生涯曾創下很多個「第一」,而這些「敢於吃螃蟹」的開創之舉,對中國近30年的通信和互聯網產業發展有着不可磨滅的意義和影響。

如何尋找新的增長點,突破電信行業市場「天花板」是回歸后的田溯寧面臨的首要問題。回憶當時的情形,田溯寧印象深刻,「當時我和丁健剛開完公司董事會,對於亞信下一步發展形成了一個基本共識是,經過20年互聯網在個人消費領域已經得到了充分發展,在互聯網的下半程,機會一定在企業級市場,如何制定出清晰的戰略和市場定位?我們最終提出了『產業互聯網』的概念。」

「當初我們與Sprint開通那條64K撥號上網線路的時候,誰也沒有想到中國互聯網會譜寫出如此波瀾壯闊的詩篇。」田溯寧告訴通信世界全媒體記者。

田溯寧、丁健等與中國前駐美大使李道豫等會面1993年,田溯寧、丁健等幾位中國留學生共同創辦了亞信(AsiaInfo)。同年,他還在《光明日報》刊髮長文《美國信息高速公路計劃對中國現代化的意義》,呼籲國人重視計算機和互聯網,同時也暗暗埋下了回國報效的種子。1995年,成功開拓了國內市場的亞信回歸,亞信科技(中國)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專註于網絡系統集成和軟件開發,亞信科技也成為最早將互聯網帶回中國的公司。

對於萬眾矚目的5G,田溯寧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2006年,田溯寧離開中國網通,創建了寬帶資本。「互聯網發展已經進入下半程,伴隨着雲計算概念進入中國,IT信息產業在不斷地變化和調整,我希望將過去在通信行業的經驗分享出來,在戰略和投資的層面,為更多的年輕人提供平台和機會。」

如今看來,「產業互聯網」的概念再度驗證了田溯寧對互聯網的把脈能力。2014年「產業互聯網」概念提出后,那些個人消費市場上風光無限的互聯網大佬們陸續將目光轉向企業級市場,在通用型應用的基礎上升級推出企業級服務,而電信運營商也在4G時期蓄力企業市場,並在已經到來的5G時代劍指行業應用。

比如,由田溯寧和丁健一手創建的亞信科技是最早「將互聯網帶回中國」的公司,幫助中國互聯網第一次與世界接軌。之後又陸續承建了中國第一個商業化互聯網骨幹網ChinaNet、當時全球最大的VOIP網和全球最大的寬帶視頻會議網等大型骨幹網絡工程。

03重掌亞信緊扣互聯網的下半場「革命人永遠是年輕」,對於自己熱愛的事業,田溯寧似乎總有使不完的熱情和精準的觸覺,從最初的互聯網、通信、寬帶,再到後來的雲計算,這些IT時代的脈動,田溯寧沒有錯過任何一個重要節點。一路走來,他似乎總是不停地「發現問題、提出問題和解決問題」。田溯寧非常欣賞喬布斯的一句話:Stay hungry, Stay foolish,翻譯成中文就是「求知若渴,處事若愚」。

「我很幸運能夠全程參与其中,從最初的決策討論,到建設上海熱線試點,再到163、169專線乃至全國大範圍的網絡覆蓋。」田溯寧回憶起那段歲月思緒萬千,不僅是規劃和建設,更多時候是在傳播和普及通信網絡和互聯網的知識概念,「那時候我經常出差,為各地電信局做報告,都是從Web基本概念和架構講起,逐漸培育大家對互聯網的認知。」

人物簡介田溯寧博士亞信集團董事長、寬帶資本董事長

對互聯網事業的堅韌與執着,讓田溯寧這樣一位佈道者,在中國這片廣袤的土地上,開始了漫長的互聯網「拓荒」之路,因此,業界稱田溯寧為中國互聯網的「建築師」。

禮讚共和國70華誕 | 70年70人話通信之「創變者」田溯寧

中國網通(中國網絡通信有限責任公司)就是在這一背景下成立的,1999年4月9日,中國科學院、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廣播影視信息網絡中心、鐵道部中鐵通信中心、上海聯合投資有限公司共同出資1.98億元人民幣成立了中國網通。嚴義塤為首任董事長,田溯寧為總裁。中國網通成立的意義重大,當時技術上主要解決兩個問題。首先,IP技術能否應用於骨幹網,當時通信骨幹網均基於DWDM建設,雖然實驗室情況下IP可以運行在「光」上,但現網部署在全球並無先例;其次,基於IP技術的寬帶高速互聯網能否打造全新的開放電信平台,加快中國信息網絡從窄帶走向寬帶。

01赤子歸國做中國互聯網的拓荒者1987-1992年,田溯寧在美國德克薩斯理工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作為科學研究的重要工具,他很早便接觸了互聯網和計算機,這也讓他意識到了信息技術對人類科學和文明進步的重要作用。在隨後的日子里,田溯寧將學習重心放在了計算機方面,與丁健的結識,更加堅定了他創業的決心。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今日关键词:马伊琍传家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