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代理在哪申请-汽车资讯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价格企业-也即2019年国家医保准入药品谈判

82年前的南京

據初步估算,本次新增藥品價格平均降幅為60.7%,如果按照50%的實際報銷比例計算,患者個人自付比例將降至原來的20%以下,個別藥品的自付比例將降至原來的5%;續約的27個藥品降幅為26.4%,患者個人自付比例將同步下降。

沒有錯,玩的就是心理上的博弈——一方面,企業不知道醫保局的支付預期價,對於報價要慎之又慎;另一邊呢,醫保專家既不能透露自己手中的「底牌」,又要儘可能去引導企業報出符合預期的價格。

許偉還透露,此次談判引入了國際通行的保密做法,企業如果提出要求,官方將承諾不對社會公開成交價格,讓企業更加放心地給出全球最低價。

2019年,中金公司根據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提供的PDB藥物綜合數據庫數據,統計了美羅華、赫賽汀、安維汀和諾和力四個明星單品的銷售情況。數據顯示,雖然四種藥物進醫保后降價幅度分別為29%、65%、62%和43%,但因為銷量的增長,四個品種2018年實際銷售金額同比增幅分別為13%、48%、74%和120%。

也就是說,未來會有更多的藥品,以更低的價格,更快的速度到達患者的手上。

「以價換量」是醫保價格談判的總方針,核心目的就是推動葯價大幅下降。近年來圍繞葯價,國家各部門推進了一系列政策,包括實施仿製葯一致性評價、推進藥品集中招標採購、用量大的藥品納入重點監控,以及創新藥物的醫保價格談判。而價格談判的目的也絕對不複雜——讓老百姓用好葯,用得起葯。

而對於企業來說,是否能給到合適的價格也是一件「壓力山大」的事情。據許偉透露,在談判過程中,企業代表頻繁跟上級「煲電話粥」請示,儘管規定談判時間是半小時,但是在神仙砍價現場,超時才是常態。

許偉告訴經濟Ke,國家在設計整個談判流程的時候,將很多因素都納入了考慮,比如企業對回報率的擔憂、老百姓如何能更快更便宜用到葯,這樣才能讓企業在談判中給出最大優惠。

面對潛力無窮的中國市場,無論醫保局的「靈魂砍價」多麼讓葯企「肉痛」,他們還是「極度清醒」,想方設法要進入醫保局的砍價名單。

]article_adlist-->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談判成功的藥品多為近年來新上市且具有較高臨床價值的藥品,涉及癌症、罕見病、肝炎、糖尿病、耐多葯結核、風濕免疫、心腦血管、消化等10餘個臨床治療領域。

「隨着醫療改革進入深水區,無論是創新葯的審批周期,還是醫保准入周期,都已經大幅縮短,此次進入醫保名錄的藥品,明年1月1日患者就可以買到,也意味着葯企可以更快地實現回報。」

許偉表示,此次醫保談判體現了我國醫療、醫保、醫藥三醫聯動深化改革的成果,尤其是在新葯的談判上,隨着新葯的審評審批速度加快,此次談判成功的藥品絕大多數都是近年來上市的新葯。

波生坦、麥格司他等藥品的談判成功,使肺動脈高壓、C型尼曼匹克病等罕見病患者擺脫目錄內無葯可治的困境;糖尿病、乙肝、類風濕性關節炎、慢性阻塞性肺炎等患者有了更多優質新葯可供選擇。

第二次談判是在2018年12月,內容為國家組織的藥品集中帶量招標採購談判。最終,31個試點通用名藥品有25個集中採購擬中選,與試點城市2017年同種藥品最低採購價相比,擬中選的藥品價格平均降幅達52%。

以兩周一支的用量計算,每一支修美樂價格在7600元以上,患者每年需花費近20萬左右。經過此次談判,其成功以低價進入醫保藥品准入名單,最後價格為1290元。

一為了保證公平公正,本次醫保談判採用了「雙盲」抽籤模式。企業和醫保專家通過抽籤來確定當日被分配的談判房間,直到邁入房間后,專家打開密封的信封,才能知曉當日當場要談判的價格和醫保底價。

而本次進行的第三次談判,也即2019年國家醫保准入藥品談判,最終有97個藥品被納入目錄乙類藥品範圍。

此外,在拿到要談判的所有藥品名錄后,醫保專家們也會結合這些藥品在臨床上的使用情況、需求性和其他國家的售價做預期準備。

「報價有兩次,如果兩次達不到我們的心理價位,那就自己出局」,視頻里,參与談判的專家一開始就開誠布公、明確了「遊戲規則」:

今日关键词:北京工地高坠事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