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312国道桥面侧翻事故发生后-新车资讯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国际新闻>>正文

事故公路-无锡312国道桥面侧翻事故发生后

小唐尼回归钢铁侠

点击下载“北京头条”APP]article_adlist-->

「超載」全然不是一個陌生的話題,長期關注時事的讀者,甚至可以像背誦知識點一樣脫口而出,「治超」難題的癥結在於「以罰代管」。而此次事故涉事方無錫成功運輸有限公司的「黑歷史」又暴露了另一個側面,執行難。在「天眼查」里,該公司有三條行政裁定記錄,涉及的處罰依據的都是《公路安全保護條例》第六十四條,「車貨總體的外廓尺寸、軸荷或者總質量超過公路、公路橋樑、公路隧道、汽車渡船限定標準」。因為公司不履行,公路管理處申請強制執行。2017年3月,該公司車輛在浙江將一電動車駕駛員撞至傷殘,導致事故的根本原因也是超載。

治超讓社會發愁了很多年,但在技術普及、社會治理體系趨向完善的今天,未必就是個無解的死結。比如寧波通過電子監控系統,在高速公路和國道幹線公路實現了非現場執法,對超載車輛實行24小時不間斷打擊,更重要的是,還有異地處罰、失信名單制度打輔助,懲罰求實效。一些發達國家做得更徹底,貨車裡裝配有傳感器,超重車輛無法打火。因為薪酬制度設計,司機也找不到啥超載的動機。說白了,這關乎一整套治理體系,需要根據情勢變化,系統性地調試與查漏補缺。

我也曾經在晚高峰時段目睹過大貨車在高架橋上橫衝直撞,城市霓虹映照着這番圖景,恍惚而不可思議。笨重的大貨車經過的時候,路面上的小轎車總不免驚惶,也格外小心。無錫事故發生當天,一篇2017年的公號文突然變身爆款。作者是當地的教師,看到大貨車在內環高架來來往往,他很不安,擔心高架橋還能用多久。儘管他說的是城市內部快速路,和國道不是一回事,但那篇文章還是給人一種一語成讖的驚心感。他多次撥打110和市民熱線反映情況,這是作為關注自身安全、又有公共意識的市民的「小心」。可是,如果社會治理不跟上,個體的謹慎小心,真的能護自身周全嗎?

劫後餘生的故事跌宕起伏,有災難大片的雛形。而逝去的生命留下的只有悲歌。三名死者中有一對母女,母親剛30歲,女兒還在上幼兒園,另一名死者是個單親父親。轟然下墜的橋面讓他們的命運戛然而止。他們不夠小心嗎?

點擊進入專題:江蘇無錫312國道錫港路上跨橋垮塌

事故發生時正值10月10日晚高峰,一輛嚴重超載的貨車翻車,車上的熱軋卷鋼掉落,橋面側翻傾覆。參与指揮救援的橋樑專家分析,事發前有一隊超載車輛經過,必定有個時間段同時有兩輛大車同時在路面上。

按說這些年,國內治超初有成效,自動稱重、電子眼等技術也提供了助力。可另一面,為什麼又有成功公司這樣的運輸企業,屢屢超載,卻又能屢屢上路?

無錫312國道橋面側翻事故發生后,一個行車記錄儀拍下了傾覆瞬間的畫面。最先沖向人們視線的是一個死裡逃生的三輪車司機。這位倖存者事後對媒體敘述了當時的經歷,很是驚心動魄。但最讓我揪心的卻是他宕開一筆的講述:他工作的鋼材城距離事故發生地不足800米,事故死亡在鋼材城並不陌生,他害怕歸害怕,但為了生存,只能繼續幹下去。他彷彿抱有不得已的僥倖,「小心點就好了」。

在大貨車司機的認知里,「國道檢查不如高速嚴格」,幾乎是人盡皆知的「秘密」。據說有「經驗」的司機還摸出了門道,哪條路上哪個時間段無人值守,他們門清。這些年高速超載治理日趨嚴格,卻似乎在國道、交通系統漏出了一絲縫隙,逐利的違法企業和司機們見縫插針,愣是「小心」地出駛了一些「安全路線」。

10月11日,事故調查工作正式啟動。肇事車輛、車主、運輸企業法人代表以及貨物裝載碼頭主要負責人和管理人員等,均已被依法採取強制措施。

發生事故的高架橋是獨柱墩橋,業內稱其為「花瓶墩」。獨柱墩橋在城市中比較流行,如果結構合理、工程質量過關,加上路橋設計中會考慮的安全富餘,它並不意味着脆弱。可是你想啊,開上無錫國道的是傳說中的「百噸王」,這樣經過重新組裝的龐然大物,重量差不多是一百多輛小汽車,受力面積又小很多,出了事根本不算意外。

有貨車司機告訴媒體,有些司機之所以走那條路,「就是為了超載」。周邊居民對這條路的印象,是「大貨車一輛接一輛」。這段國道,彷彿是一個監管盲區。可偏偏這樣一個「盲區」,身處華東乃至全國的鋼材貿易重鎮,還緊鄰一大片鋼材批發市場和物流公司。一面是隱患,一面是缺位的治理,這其中的失職,幾乎難以理解,也很難得到原諒。

今日关键词:垃圾分类新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