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领资产无法兑付的产品涉及31只票据私募基金-双牌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泸溪新闻网首页>>国际新闻>>正文

管理投资者-华领资产无法兑付的产品涉及31只票据私募基金

吉克隽逸险遭强吻

5月8日,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公告稱,以涉嫌集資詐騙罪,對阜興集團副總裁王源、王永生、曹兆進、朱金華依法批准逮捕;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對阜興集團下屬上海意隆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總裁余亮依法批准逮捕。此前,2018年9月30日,朱一棟以涉嫌集資詐騙罪、操縱證券市場罪被逮捕。

29日晚間,購買了華領資產旗下相關產品的上市公司上海洗霸(603200.SH)發佈公告稱,基金管理人相關工作人員向公司反饋尚未收到立案文書、有關人士口頭確認孫祺先生已被刑事拘留。該有關人士為孫祺配偶。

當日下午,界面新聞記者來到華領資產在中基協備案的辦公地址——上海浦東新區花園石橋路66號東亞銀行大廈23樓,但該地已被搬空。

康力電梯共斥資7900萬元,於2018年10月24日分三筆購買了「華領定製9號」。三筆投資的到期日分別為2019年1月23日、2019年4月23日、2019年7月23日。

據投資者反饋,華領資產處理該事件的負責人之一——孫祺助理張嘉琪聲稱只有協議簽署超過三分之二,華領才會開展對「交易對手」的債權追討工作。截至界面新聞發稿,華領資產仍未對投資人公開所謂的「交易對手」名單。

2018年6月,由於上海阜興集團實控人朱一棟的跑路,旗下四家「阜興系」私募基金——上海意隆財富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意隆財富)、上海西尚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西尚投資)、上海郁泰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郁泰投資)和易財行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經營中斷,投資者合法權益嚴重受損。

值得注意的是,華領方面為康力電梯提供了4000萬的「抽屜協議」。

天眼查信息顯示,中海外能源成立於2015年12月,註冊資本為20億,法人代表為姜英偉,由中國海外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海外控股)100%持股。中海外控股成立於1993年,註冊資本26.64億,大股東中國城鎮化促進會持股60%,二股東中國工業經濟學會持股40%。

界面新聞記者向物業人員詢問為何電梯上不去45樓,物業人員表示,根據相關規定無法告知。

天眼查資料顯示,華領資產成立於2013年,是華領(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旗下為高凈值人群資產配置提供專業服務的財富管理公司,法人代表為孫祺,大股東為上海福坤投資管理公司,持股比例99%,是2017年8月從孫祺手中接手,張鑫持股1%。

但其實,華領做的並不是它極力標榜的銀行票據,而是某交易對手的「商票收益權」。它是以票據標的企業所持有的票據作為依據,來向他的交易對手放款,本質上和承興國際的供應鏈金融如出一轍,都是投資市場上最為頭疼腦熱的債權違約問題。

根據公開宣傳資料,華領資產及華領集團的辦公地點還租用了該大廈的33樓和45樓。界面新聞記者發現,33樓也已人去樓空,該辦公地點當時大門敞開,有房產中介正帶領客戶來參觀。

作者:張曉雲頭頂名校光環、諸多榮譽加持的上海市江蘇商會副會長孫祺在公眾視野風光好幾年後,終告折戟。

記者向33樓對面的另外一家投資公司前台詢問,該公司前台表示,「對面這邊空着有幾個月了。」

寧波繁錦成立於2016年,許映芳持股90%,呂杜鵑持股10%。有投資者反饋,許映芳跟華領資產實控人孫祺是老鄉(江蘇省東台市人),並且是一個73歲的老年人,沒有任何經商經驗,很有可能就是一個挂名股東。而另一個股東呂杜娟是華領總裁助理,跟孫祺也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據中基協官網,「華領澤銀穩健系列票據分級私募基金」共發行了26期產品,「華領定製系列銀行承兌匯票分級私募基金」發行了11期產品。

以澤銀系列的xx號產品為例,其在資金端作為類固收產品,業績比較基準(預期年化)按投資額及期限從7.5%到10.8%不等,遠超銀行貼現的5%的最高上限。

界面新聞記者發現,該辦公地點部分來不及撕掉標籤的門上還依稀印有「華領資本」的字樣。

根據中基協頁面顯示,華領資產受到過兩次行政監管措施,分別是2018年12月24日被上海證監局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和2019年9月3日被上海證監局採取責令改正的行政監管措施。但該頁面並未顯示具體原因。

而在上市公司方面,踩雷華領資產的有上海洗霸、康力電梯和中原內配三家公司。

事實上,早在今年1月,華領資產在沒有召開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以及與投資人協商的情況下,突然單方面公告延期,停止向投資期限屆滿的投資人兌付本金和收益。

這三家上市公司可謂「難兄難弟」,今年3月底,上海洗霸、中原內配、康力電梯先後公告,因基金管理人上海良卓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違規,公司所認購的私募基金產品存在重大違約風險,可能導致相關投資資金不能如期、足額收回。

該系列產品於2016年非公開募集,通過華領公司直銷,開放式運作。總規模為35億人民幣,其中優先級基金份額為23.7億人民幣。這些投資者購買的都是優先級份額。

當記者進一步追問這5隻基金的具體情況(是否延期,項目回款情況等),該前台人員表示不清楚基金的具體情況,會將相關問題轉給負責人。截至發稿,界面新聞記者暫未收到回復。

這家倒下的私募基金和其實際控制人孫祺究竟是什麼來頭?

此外,華領資產還發行了5隻不良資產私募基金,分別是華領金睿銀不良資產私募投資基金1號、2號、3號、4號、5號。該基金募集資金投資于上海靜平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有限合夥份額(下稱靜平投資)。國資背景AMC持牌機構—上海睿銀盛嘉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睿銀盛嘉)進行差額補足擔保,並提供流動性支持。

9月6日,華領資產實控人孫祺在上海召開了投資者見面會。某參加會議的投資者向界面新聞反映稱,孫祺聲稱資金並沒有投向票據,而是用來出借給了「交易對手」(即外部企業),其中有一半企業幾乎不可能還款,一半企業有還款的希望,但需要給他們時間催收。

2019年3月4日,在投資者反饋票據私募基金突然單方面公告延期后,界面新聞記者曾向華領資產方面詢問,基金延期是否和2018年12月24日被上海證監局出具警示函有關。

而除了上海洗霸所購買的華領產品未能如期兌付外,同為「難兄難弟」的還有康力電梯(002367.SZ)和中原內配(002448.SZ)兩家上市公司。

公開資料顯示,睿銀盛嘉是從事金融不良資產一級批發處置業務的專業機構。

據官網介紹,華領集團是一家致力新農村建設投資、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和核心地域資產投資的綜合型集團,通過「產業+資本」的獨特發展戰略,為公司、為行業、為中國乃至世界經濟帶去創造性的革新。

據託管方恆泰證券透露,劣后級投資者包括兩個法人劣后級——中海外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中海外能源)和寧波繁錦企業管理諮詢合夥企業(下稱寧波繁錦),以及2個自然人劣后級——許映芳和董敏。其中,董敏是孫祺的妻子。

華領資產官網顯示,華領集團董事長、華領資產總裁孫祺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企業金融專業碩士研究生學歷、復旦大學EMBA,擁有20年金融從業經驗,創辦華領集團、華領公益。歷任江蘇省國際信託有限公司證券部總經理助理、江蘇省南京市金鑫投資有限公司高級投資經理、譽享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其中,上海洗霸認購了「良卓資產銀通2號票據投資私募基金」(下稱「良卓銀通2號」)1400萬元;中原內配認購了良卓資產旗下兩隻產品——「良卓銀通2號」和「良卓資產穩健致遠票據投資私募基金」(下稱「良卓穩健致遠」),合計認購金額1.1億元;康力電梯則持有「良卓穩健致遠」1.1億元。

然而,為什麼會同一時間出現集體違約,恐怕背後的問題或涉資金池挪用。

11月25日晚間,康力電梯公告稱,近日公司根據市場綜合信息,獲悉公司投資的華領資管管理的「華領定製9號銀行承兌匯票分級私募基金」(下稱華領定製9號)最終可能存在期滿相關投資本金及收益不能如期、足額兌付的風險。

在「阜興」私募案爆發后,證監部門牽頭成立跨部門、跨省市的阜興集團私募風險處置協調工作機制。從目前的公開資料來看,涉及旗下郁泰投資的人員還未被檢方逮捕。

35億規模的基金無法兌付,讓投資了優先級的投資者急如熱鍋螞蟻,那投資了劣後方的投資者呢?

11月7日,上海洗霸公告稱,其所購買的「華領定製5號銀行承兌匯票分級私募基金」(管理人為上海華領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華領資產」)存續期業已屆滿。但該私募基金產品可能存在清算期滿相關投資本金或收益未能如期、足額兌付的風險,繼而可能會對公司相關期間的整體業績構成不利影響。隨後,中原內配也發佈了關於這隻基金到期情況的提示公告。兩家公司的投資金額均為2000萬元。

存疑的劣後方和倒霉的上市公司

該大廈客梯和貨梯的45層按鍵均是無法正常按鍵的,最高只能到達43樓(該大樓不設44層)。在東亞銀行大廈辦公的某公司員工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如果電梯無法上去,那應該是物業設置的。」

11月29日下午,界面新聞記者致電睿銀盛嘉,詢問與華領資產合作的5隻不良資產私募基金運作情況。該公司前台人員表示,「這5隻基金還是正常運作中,目前在等靜平投資那邊的清算,具體會以公告為主。」

今年9月,界面新聞記者獲得的一份投訴材料顯示,華領資產旗下總規模約35億的31隻票據私募基金,主要集中在「華領澤銀穩健系列票據分級私募基金」、「華領定製系列銀行承兌匯票分級私募基金」兩個系列均出現違約。

會上,華領資產提出了所謂的投資收益分配變更協議,該協議指出:從簽約之日的次月到2020年7月31日兌付客戶本金的15%,從2020年8月1日到2021年7月31日兌付客戶本金的35%。到2022年春節,華領按75折回購(投資者反映稱,此項在後面的新版協議中刪除)或繼續等待回款。

35億票據基金並未投向票據根據華領資產官網,其主要業務為兩大塊:銀行間貿易金融投資管理和不良資產等另類資產管理。此次被曝出大量違約的正是銀行間的票據私募產品。

華領資產法律合規負責人向界面新聞否認了兩者的相關性。對於2018年12月被上海證監局出具警示函,該負責人透露,這是因為華領資產和阜興私募旗下一隻產品投資人的糾紛有關。

不過在其官網中,並沒有披露所投資的任何具體產業項目。而在其「發展歷程」時間軸中,最早的一欄為「2013年8月,華領集團前身上海華領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華領資產」)成立。」此後,也再無旗下其他子公司的任何成立發展信息。

在產品的宣傳材料上,甚至印有「100%兌付記錄」、「銀行承諾無條件兌付」等字樣。

業內人士表示,此類投資有穩定、流動性高,當前票據貼現和交易業務收益率較低,基金財產無法通過真正的票據業務產生足夠收益來覆蓋產品成本。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華領資產曾將鍋甩給了資管新規和託管方,稱「受資管新規影響,產品託管方恆泰證券停止執行華領公司兌付劃款的指令。」但恆泰證券否認了這一說法。

「五年之後,華領集團旗下的華領資產會被打造成一個真正的智慧型投資銀行。」在2018年初,孫祺在接受經濟觀察報採訪時曾信誓旦旦。

11月30日,界面新聞記者獲悉,上海華領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華領資產)因涉嫌集資詐騙已於11月13日被浦東公安立案偵查,公司實控人兼董事長孫祺被刑事拘留。

辦公地人去樓空早在11月7日,就有投資者向界面新聞反映,「華領資產已經關門,原因是6日經偵去華領收集材料,並通知物業封門,公司內的所有東西不準搬出去,今天人都不能進入,電梯到43層就上不去了。」

該負責人表示,在朱一棟跑路后,旗下私募產品的投資者紛紛採取行動,除了向監管反映訴求外,也在通過自己的方式挽回損失。但朱一棟下面的四家公司情況不同,有些是純借貸,有些背後還是有一些標的。華領資產為郁泰投資的一隻基金做了通道,背後的標的是上市公司360的股權。

因涉阜興私募產品被監管「黃牌警告」

公開資料顯示,孫祺還是上海市江蘇商會副會長,吳曉波頻道「企投會「導師,先後獲得「21世紀經濟報道」2017年度產融結合創新人物、「經濟日報」全國服務業最具影響力領袖人物「年度十大創新人物」、CCTV證券頻道2015年度第五屆中國投資者大會「投融資行業領軍人物」等榮稱。

界面新聞記者獨家獲悉,華領資產還曾因涉及「阜興系」私募產品被上海證監局出具警示函。

與此同時,界面新聞還獨家獲悉,華領資產還曾因涉及「阜興系」私募產品被上海證監局出具警示函。

事實上,據界面新聞了解,自9月以來,華領資產無法兌付的產品涉及31隻票據私募基金,規模約有35億。

「一棟出事後,該基金的投資者要求華領這邊清算該基金,但是涉及的股權沒過鎖定期,因此投資者採取法律手段告了華領。但是華領這邊贏了。」該人士表示,法律形式走不通之後,投資者向監管投訴華領資產違規為郁泰投資做通道,因此有了前述警示函。

據了解,「華領澤銀穩健系列銀行承兌匯票私募基」有四個劣後方,共計11.3億元人民幣。

康力電梯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持有華領資管法人孫祺及其配偶董敏於2017年3月就公司投資「華領定製9號」出具的不可撤銷的《保證承諾函》,以及孫祺出具的「確認書」。同時,康力電梯持有第三方提供的房產抵押擔保,房產原值4000萬元以上,並已辦理不動產抵押物的登記手續,為第一順位抵押權人。

華領旗下的票據私募基金為何頻繁遭遇逾期?

今日关键词:女婴推拿后身亡